第三十章,保卫斯大林格勒

  1941年冬天,希特勒在莫斯科近郊吃了第一个大败仗,但总观全局,苏联的局势仍很紧张。占苏联总人口的45%、工业总产量的33%和耕地面积的47%的广大土地,都沦陷到纳粹匪徒手中;转入战时轨道的国民经济,一时还不能满足卫国战争的需要。

斯大林格勒位于欧洲第一大河——伏尔加河的西岸,是连接苏联欧洲部分南北交通的枢纽,是贯通欧亚的咽喉,也是苏联南部着名的工业中心和粮食储存地。希特勒狂妄地宣称:攻下斯大林格勒之后,巴库的石油、顿巴斯的煤以及库班的小麦也将随即成为德意志帝国的资源;同时,还可沿伏尔加河北上,从东面包围莫斯科,再出波斯湾。希特勒吹嘘实现这一切不需要几日。 顿河是一条巨大的河流,它缓缓流过俄国的原野,从莫斯科南方的高地发源,流向俄国南端的罗斯托夫进入亚速河。其弯向东方的河床部,跨斯大林格勒及伏尔加河不足10多千米。河向东弯去形成了大河套,就是在这个大河套区内,德军将展开对斯大林格勒的猛烈攻势。 为保卫斯大林格勒,城内军民争取时间,建立了3道防线。最外边的一道防线,全长150千米,延伸至顿河东岸;中间的一道防线,全长也有上百公里,沿着狭窄的罗沙卡与齐伏林那也两条河设防;最里边的一条防线全长25千米,从斯大林格勒北面的雷诺克村起至南面的库普洛斯诺耶及卡拉斯诺亚美斯克止。 1942年春夏之交,苏军在苏德战场作战的失利,尤其是在哈尔科夫战役和克里木战役中的失利,使德军重新夺取了战略主动权。 接着,德军凭借其在西南方向的优势兵力向斯大林格勒方向和高加索方向迅速发展进攻。苏军虽进行了顽强抵抗,最后不得不放弃在经济和战略上都具有重要意义的南部地区,退至伏尔加河和高加索山前地带。 德军于7月中旬以前前出到顿河大弯曲部,威胁斯大林格勒附近的伏尔加河,造成分割苏军战略防线的态势。 德军的战略企图是: 集中主力于苏德战场南翼,迅速攻占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占领巴库和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夺取丰富的石油资源、粮食和工业设施,尔后北取莫斯科,南出波斯湾。 德军最初将主力集中在高加索方向,企图首先以斯大林格勒方向上的进攻行动保障对高加索的突击。由于防守斯大林格勒方向的苏军顽强作战,打乱了希特勒的计划,迫使其将主力转移至斯大林格勒方向进行决战,从而使这一方向很快就从辅助的地位变成了整个苏德战场上具有决定意义的方向。 在斯大林格勒方向,奥廖尔至哈尔科夫一线部署的是德军B集团军群,其编成内有第二、第六集团军、第四装甲集团军匈牙利第二集团军,共41个师,其中5个装甲师、3个摩托化师、6个匈牙利师。 德军统帅部最初指定由第六集团军和第四装甲集团军担任斯大林格勒方向的突击任务。 由于第六集团军战斗力最强,在B集团军群右翼展开,担任主攻斯大林格勒的任务。但是,当B集团军群前出到顿河大弯曲部后,希特勒认为斯大林格勒无须那么多兵力,遂命令第四装甲集团军从斯大林格勒方向南下,转隶A集团军群,以便向罗斯托夫发展进攻。 为确保第六集团军集中兵力担负主攻斯大林格勒的任务,又向B集团军群调拨了意大利第八集团军。该集团军拟前出到顿河沿岸,在顿河西岸的巴甫洛夫斯克至韦辛斯卡亚地段展开。得到加强的德军第四航空队部分兵力担任斯大林格勒方向的空中支援任务。 截至7月17日,在斯大林格勒方向进攻部队计有实力较强的德军第六集团军的14个师、3000门火炮和迫击炮、近500辆坦克和1200架飞机。 在高加索方向上部署的是德军A集团军群,其编成内有第一装甲集团军、第十七、第十一集团军。 为便于统一指挥防御部队抗击德军重兵集团在斯大林格勒方向上的进攻,苏军最高统帅部于7月12日决定在西南方面军原有基础上组建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由铁木辛哥为方面军司令员,担负斯大林格勒方向的防御任务。 该方面军编成内有从大本营预备队抽调的第六十二、第六十三、第六十四集团军,原西南方面军的第二十一、第二十八、第三十八、第五十七集团军,第十三、第二十二、第二十三坦克军,以及第八航空集团军和伏尔加河区舰队。 至7月17日,在德军第六集团军当面对峙的主要是苏军第六十二、第六十三集团军的12个师约16万人,2200门火炮和迫击炮,约400辆坦克和454架飞机。苏军远程轰炸航空兵和国土防空军歼击航空兵可提供一定的空中支援。 为了保卫斯大林格勒及其市区,苏军在顿河和伏尔加河之间构筑了4道防御地带,即外层、中层、内层围廊和市区围廊。 7月17日,斯大林格勒会战开始前,这些围廊的工程仅完成40%至50%,但仍对城市防御发挥了不小作用。 斯大林格勒居民18万余人积极参加了防御围廊和方面军机场的修建。斯大林格勒城防委员会和州党委,采取多种措施加强民兵和城市消防,组织了由工人、职员组成的许多民兵营。 苏军统帅部采取的种种措施,使斯大林格勒方向的形势得到改善,消除了德军突然冲至伏尔加河的威胁。 7月17日,苏德双方开始了斯大林格勒远接近地的交战。德军第六集团军前卫在顿河大弯曲部的奇尔河—齐姆拉河一线与苏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第六十二、第六十四集团军前进支队遭遇。苏军各前进支队在第八空军集团军协同下顽强抵抗,德军被迫以5个师的兵力,用了6个昼夜,于7月22日才前出到苏军第六十二、第六十四集团边界主要防御地带。苏军前进支队的顽强抗击,消除了德军对苏军主要防御地带突击的突然性。 苏军在保障地带的抗击,迫使德军加强其第六集团军。至7月22日,该集团军编成内已有18个师,双方兵力对比变得对德军更为有利。除炮兵对比大体相当外,其他各项对比德军均居优势:人员对比1.2:1,坦克对比2:1,飞机对比3.6:1。 德军企图向苏军第六十二、第六十四集团军翼侧实施包围突击,前出到卡拉奇地域,尔后沿最短路线突向伏尔加河,从行进间攻占斯大林格勒。为此,德军第六集团军主力组成北路突击集团和南路突击集团。 7月23日,德军的大量坦克和步兵在强大的航空兵空中支援下,突破苏军第六十二集团军右翼的防御。苏军最高统帅部详尽研究了德军在苏德战线南翼各个地段突击的结果后认为,斯大林格勒方向岌岌可危。 当日晚,斯大林用电报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进行联系。方面军司令员戈尔多夫中将报告说,德军150辆坦克投入战斗,其中35辆被击毁,但德军并没有停止前进,还正在向斯大林格勒急速推进。 斯大林在给戈尔多夫的电报中说: 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在齐姆良斯卡亚的渡口……而是在方面军的右翼。敌人将自己的兵力投入齐姆拉地域,意在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南面,而敌人正是在这时将其主力悄悄地调到了方面军的右翼。 敌人这一军事计谋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我们没有可靠的侦察。我们务必考虑这一情况,尽可能加强方面军右翼。 斯大林要求把整个航空兵90%的兵力集中到右翼,他命令:“不要为敌人在齐姆拉的佯动和诡计转移注意力,再重复一遍,要把所有突击力量转向方面军的右翼。” 他宣布了最高统帅部调给方面军统一指挥的兵力兵器,并批准了组建坦克第一、第四集团军的计划。斯大林提醒戈尔多夫将军: 请注意,一旦敌人突破右翼,进至顿河古姆拉克或以北地域,它就会切断你们同北方的铁路交通联系。因此,我认为你们方面军的右翼目前是决定性的。 斯大林还给方面军下达了一项对以后斯大林格勒会战进程具有重大影响的重要任务:“我要求,绝对控制住顿河以西从克列茨卡亚、罗日科夫斯卡亚到下卡利诺夫卡一线的防御地区。”“要不惜任何代价消灭突入近卫师作战地域内的敌人。你们有完成这一任务的兵力,你们应该做到这一点,绝不允许撤离指定的防御地区……” 尽管戈尔多夫将军完全清楚第六十二集团军司令员科尔帕克奇将军的情况,斯大林还是再次向他强调指出:“请注意,科尔帕克奇是个脾气暴躁容易冲动的人,能派一个坚定的人帮助他就好了,如果戈尔多夫本人能到他那里去,那就更好了。” 斯大林预见到即将发生重大战事,遂指派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作为最高统帅部代表,率领一个军官小组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去。华西列夫斯基的主要任务是到第一线了解情况,并协助方面军首长工作。 华西列夫斯基亲眼看到了第六十二集团军地带日趋紧张的情况。德军正在继续施加压力,并在克列茨卡亚、叶夫斯特拉托夫斯基地段取得显着战果,已突入防御纵深并合围了苏军的两个师。 德军迂回了第六十二集团军主力,即将抵达顿河,致使德军突向斯大林格勒。 于是,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和方面军司令员戈尔多夫中将只好采取迫不得已的、在当时情况下也是唯一正确的解决办法:立即以尚未完成组建任务的坦克第一和第四集团军的兵力实施反突击。时间是最宝贵的,延误和错过时间,德军就会渡过顿河,固守已占领地区。到那时,再想把德军打回去,就十分困难了。苏军坦克第一和第四集团军司令员很快接到了以现有兵力立即行动,消灭楔入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战斗队形的德军和恢复防御态势的命令。该两个坦克集团军的任务是:从南北两面突击,斩断德军的楔形攻势。7月25日10时,莫斯卡连科指挥的坦克第一集团军的一个军已开始进攻,集团军的其他兵力随后也投入了进攻。该集团军部队作战英勇、坚决,迫使德军转入防御继而退却了。克留乔金指挥的坦克第四集团军于7月27日拂晓在第六十二、第六十四集团军步兵和炮兵的支援下开始了突击。 华西列夫斯基组织了坦克集团军向顿河的突击后,就飞向莫斯科,向苏军最高统帅部汇报自己关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结论和建议。然而,战况瞬息万变。当他正在空中飞行时,地面上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德军制止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反突击的发展。 7月25日夜,斯大林指示华西列夫斯基亲自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联系,并转达严肃的警告:“最高统帅部坚决要求方面军军事委员会……竭尽全力迅速肃清突入之敌,恢复防御态势”。 7月26日,斯大林指示华西列夫斯基传达更加严厉的指示: 最高统帅部很不满意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首长的行动……最高统帅部要求,近几日内务必毫无条件地恢复斯大林格勒地区——从克列茨卡亚到卡尔梅科夫防线,必须把敌人赶到奇尔河一线以外。如果方面军军事委员会不能保证做到这一点,那就请直爽坦白地提出来。最高统帅部要求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首长对是否准备执行这一指示做出明确答复。 华西列夫斯基在发报机旁等待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首长的答复,但戈尔多夫将军到第六十二集团军部队去了。没能马上找到他。答复迟了一些:方面军首长向最高统帅部保证,完全执行最高统帅部的一切指示。 客观地讲,斯大林这一严厉指示的根据并不十分充分。因为德军在战场上直接占有优势,尤其是坦克和航空兵。当时,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编有38个师,其中一半是每师6000至8000人,其余的都是每师1000至3000人。这些实力薄弱的兵团必须在50千米的漫长正面上作战。 整个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也不过18.7万人,坦克360辆,完好的作战飞机330多架,火炮和迫击炮约1900门。而当面德军却有25万人,坦克近740辆,飞机1200架,火炮和迫击炮750门。 双方兵力对比,德军显然处于压倒优势。因此,斯大林格勒方面军要完成最高统帅所赋予的任务并非易事,需要每一个军人都付出巨大的努力。 斯大林收到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关于坚决执行最高统帅部指示的保证后,心里还不那么踏实。他依然认为,有必要再次派华西列夫斯基到苏德战线最紧张的地方去,这是形势的需要。 7月27日凌晨1时,总参谋长就已经在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指挥所了。 随后,斯大林吩咐准备一份特别严厉的命令:要求各部队无条件地扼守所占领地区。他认为,苏军若继续东撤,苏联整个国家就有遭到沉重灾难的危险。斯大林口述了命令的基本原则,并命令总参谋部一丝不苟地监督各部队无条件执行这一命令。 斯大林的这份口述命令是一份极其重要的军事文件。它简明扼要地评估了国家的总形势,描绘了各个战线的总形势和德军情况的真实情景,给苏军下达了最紧迫的任务: 我们的祖国正经历着艰难的日子……必须彻底铲除这样一些议论……如说我们国家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人口众多,粮食永远过剩。这种议论是自欺欺人的,是有害的,它只会削弱我们自己而增强敌人。 因为,如果我们不制止退却,我们就会没有粮食,没有燃料,没有金属,没有原料,没有工厂,没有铁路……该是结束退却的时候了。 不得后退一步!现在该成为我们的主要口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部队必须坚守所占领的地区,然后赶走和消灭敌人。 斯大林口述命令中关于敌情和战争现阶段性质的论断也是非常有远见的。这些论断堪称科学战略预见的典范。他在口述命令中明确指出: 德国人并不像一些惊慌失措的人所描绘的那样强大,他们只是强弩之末。只要现在,在近几个月内顶住他们的攻击,这就意味着保证能赢得胜利……我们能顶住攻击,然后把敌人赶回西方吗?是的,我们能,因为我们后方的工作现在干得很出色,我们的前方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飞机、坦克、火炮和迫击炮……我们现在还缺什么呢?我们的连、营、团、师、坦克部队和飞行大队缺少制度和纪律。这是我们目前的主要缺点。如果我们想要扭转局势,保卫我们的祖国,我们就应该在我们的军队里建立起来最严格的制度和铁的纪律……今后,没有上级的命令,不得后退一步,这一要求,应是每一个指挥员、红军战士、政治工作人员的一条铁的纪律法规。 7月29日,斯大林以国防人民委员的名义,签署了命令,原文印发到作战部队,并向全体军人进行了宣传。苏军总政治部颁发了向指战员宣传这一命令的指示,军队共产党员的巨大政治作用表现在绝对执行“不得后退一步”的要求。总参谋部责成驻部队的参谋人员现地检查这一命令的执行情况。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坦克第一和第四集团军的反突击虽未能击溃德军第六集团军,但在很大程度上打乱了德军的作战行动,并使其暂时丧失了进攻能力。德军未能合围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第六十二集团军。而且,德军企图一鼓作气夺取顿河渡口并前出到斯大林格勒的计划也落空了。德军统帅部开始明白:只用第六集团军的兵力进攻,是无法突进到伏尔加河的。如果苏军再把该集团军击退,情况将会如何呢? 该是德军统帅部作出重大决断的时候了。 德军统帅部需要确定:在顿河形势日趋复杂的情况下,在南翼应把军队主力集中到哪里,是高加索还是伏尔加河?德国的战略家们决定:集中到斯大林格勒。于是,希特勒命令将原指定向高加索进攻的德军坦克第四集团军从齐姆良斯卡亚附近的登陆场急速转向斯大林格勒。 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方向上的使用计划简单而明了:两个集团军向伏尔加河方向实施突击,于伏尔加河附近分别向左和向右转变方向,夹击整个斯大林格勒地域及其防守部队,但要把这一计划变为现实并不那么简单。 苏德双方在顿河大弯曲部展开了激烈的交战。有一段时间,苏军成功地稳定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第六十二和第六十四集团军的防御,赢得了至为宝贵的时间。 苏军总参谋部采用一切手段向斯大林格勒地域集中预备队,有10个步兵师开到了那里。在斯大林格勒的远、近接近地上构筑了野战工事。 早在国内战争时期就十分熟悉该地域地形的斯大林,亲自给总参谋部指示各防御地区。斯大林格勒的党组织动员成千上万的市民挖掘防坦克壕、堑壕,构筑斯大林格勒外围防御的支撑点。 这时,侦察人员带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使构筑防御工事的工作更加紧张和急迫。原先在巴甫洛夫斯克、韦申斯卡亚地段担任防御任务的德军第六集团军的兵团,被意大利第八集团军的部队替换下来,集中到斯大林格勒方向上了。苏军总参谋部向最高统帅部报告,德军近期内将在斯大林格勒附近展开积极的作战行动。 苏军总参谋部认真地研究了斯大林格勒地域部队指挥的能力。这里的战线太长,德军不仅能向斯大林格勒,而且能向斯大林格勒以南发展进攻。第五十一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编成内,却在顿河对岸、齐姆良斯卡亚以南组织防御。 苏军总参谋部设想,如果在斯大林格勒方向不是一个方面军,而是两个,那就更好了。当了解到德军坦克第四集团军已转向东行动时,华西列夫斯基更加坚定了这一想法,并以总参谋部的名义上报最高统帅部。 8月5日,最高统帅部下令将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分为两个方面军——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和东南方面军。分界线沿第六十二和第六十四集团军的接合部,从莫罗佐夫斯卡亚、经上奇尔斯卡亚至斯大林格勒。斯大林格勒在东南方面军地带内。 德军在收拢和调整兵力后,于8月6日转入进攻。 德军对顿河以西防御的苏军南、北两翼实施突击。苏军总参谋部知道,德军统帅部的企图是切断苏军第六十二和第六十四集团军与斯大林格勒的联系,但目前无力实施对抗措施,因为预备队尚未到达。 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地带出现了令人不安的情况,德军占领了顿河渡口,斯大林格勒方面军首长对防御的稳定性极为担心。 8月9日,当总参谋部作战部长季霍米罗夫将军向斯大林报告前线情况时,斯大林命令转达: 我为你们缺乏远见和惊慌失措而吃惊,你们有的是兵力,缺乏的是应付这一情况的勇气。我等待着你们方面军结束令人不安状况的消息。 令人遗憾的是,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令人乐观的消息并没有随之而来,德军加紧施加压力,苏联军人死守着阵地,局势一天比一天严重。 斯大林格勒就要变成直接角逐的战场。华西列夫斯基刚到总参谋部不久,又被斯大林派到斯大林格勒去了。总参谋部作战部长再次被更换。 9月,季霍米罗夫被任命为列宁格勒方面军第四十二集团军副司令员,作战部长的职务由伊万诺夫少将接任。 德军在向伏尔加河进攻时,利用苏军作战部署中很小的间隙地,在空中轰炸和强击突击的强有力支援下,迅速向间隙地投入坦克,步兵紧随坦克前进。战斗异常激烈,德军直逼斯大林格勒城下。 在斯大林格勒十万火急的情况下,苏军总参谋部不得不考虑斯大林格勒本身的处境了。该城已成了苏军的近后方并有成为前线的危险。从西部撤下来的居民在这里居住,现处于法西斯德军飞机狂轰滥炸的困境之中。 以科兹尼科夫为首的总参谋部的一些军官奉命前往东南方面军视察市内情况。两三天后的8月20日,总参谋部收到了他们从斯大林格勒送来的报告。科兹尼科夫写道: 城市人口密集,甚至墙脚下、花园、伏尔加河畔、山腰上等,都住满了人。由于缺乏足够的交通工具,加之后送部门的工作开展得不好,城市疏散工作进展太慢等候交通工具的人们,在后送基地就得住五六夜……所有的学校和俱乐部都挤满了伤员。野战医院只得继续留在市内。灯火管制很差…… 我个人认为,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一是全城实行戒严; 二是加快城市疏散工作,首先是疏散野战医院,其次是疏散城市居民,城里只留下坚持企业生产和能协助军队进行城防的居民,只留下城市防御所需的物资;三是整顿城市秩序,为此要指派一名要求严厉的斯大林格勒城防警备司令; 四是为了维护城市的革命秩序,必须把内务人民委员会的部队和民警归属卫戍部队管辖,只能按照卫戍部队的命令作战和撤退; 五是从保卫城市的战斗一打响,就不允许后勤和其他部队在市内移动,为此要在斯大林格勒以北修筑迂回道路。 情况紧急,要求最高领导机关立即介入。苏军总参谋部作战部长伊万诺夫将军给东南方面军司令员下达了整顿城市秩序的指示,将“应采取的措施”的复制件交给了当时担任疏散委员会主席的什韦尔尼克。 什韦尔尼克担负把工厂和其他国家财产从军事行动地区疏散至内地的工作。这些措施是非常及时的。 8月23日,向苏军第六十二集团军右翼发展突击的德军坦克和摩托化部队几乎冲到了斯大林格勒北郊的伏尔加河畔。第六十二集团军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主力的联系被切断。 与此同时,德军第四航空队对斯大林格勒狂轰滥炸。致使苏军最高统帅部与斯大林格勒的电话、电报通讯都中断了。华西列夫斯基在第六十二集团军部队只好采用无线电短波传输的方法向斯大林报告战况。电话员和电报员采取各种措施来恢复联络。深夜,有线电通讯修复。 斯大林直接从华西列夫斯基那里获得了斯大林格勒地域的详细情况。 8月25日,德军克莱斯特的坦克部队已进驻莫兹多克,距格罗兹尼四周的苏联最大产油中心只有50千米,距里海也只有100千米。 8月31日,希特勒催促高加索方面的司令李斯特陆军元帅纠集所有可以调集的力量向格罗兹尼做最后进攻,以便他“能够拿到油田”。 希特勒对他的将领们的战绩从来没有满意的时候。他于7月13日罢免指挥整个南线攻势的博克陆军元帅的职务后,仍喋喋不休地责骂大部分司令官和参谋总部进攻迟缓。尽管如此,他现在仍然相信,决定性的胜利已经在握。他命令第六集团军和第四装甲集团军在攻占斯大林格勒以后,沿伏尔加河北进,形成一个大规模的合围行动,从东西两面进逼苏联中部和莫斯科。希特勒认为,苏联人已经完了,苏联在整个前线的后备力量已消耗殆尽。 8月底,希特勒在与雷德尔海军元帅举行会谈时,其心思已从苏联转移到英美方面。他说,苏联现在在他的眼中已是一个“不怕封锁的生存空间”。他确信,不用多久便迫使英美达到“可以谈和的程度了”。 实际上,希特勒的这些想法不过是镜中幻影而已。差不多所有战地的将领和参谋总部的将领们一样,看出了这幅美丽图画上的破绽。 德国根本缺乏人力、枪炮、坦克、飞机和运输手段等种种资源,无法实现希特勒执意要达到的目的。但是,当哈尔德和李斯特陆军元帅想就苏德战争前线的情况指出这一点时,他们却被撤了职。 苏军在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的抵抗日益顽强,秋雨绵绵的季节临近,就连最外行的战略家也会看出德军军队在苏联南部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危险。 第六集团军的北翼战线极长,从斯大林格勒沿顿河上溯到沃罗涅日共长350公里,毫无掩护。希特勒在这一线部署了仆从国家的3个集团军:匈牙利的第二集团军在沃罗涅日的南面;意大利的第八集团军在东南面更远一些的位置;罗马尼亚的第三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正西、顿河弯曲部的右侧。由于罗马尼亚人与匈牙利人有着很深的敌对情绪,因此不得不用意大利人把他们隔开。 在斯大林格勒南面的草原地带,还有第四支仆从军队,罗马尼亚的第四集团军。其战斗力不可靠自不用说,其装备也不充足,缺乏装甲、重炮和机动能力。还有,他们的兵力十分分散。 罗马尼亚的第三集团军只有69个营,却守着一条105千米长的战线。但是,这些部队是希特勒所拥有的全部人马。德国自己腾不出足够的兵力来填补这个缺口。 同时,正如希特勒对哈尔德所说,由于他认为苏联人已经“完了”,因此,他并不为顿河翼侧这条暴露在苏军面前的漫长战线过分操心。但是,这条战线却恰恰是关键所在。后来希特勒发觉自己犯了错误,但为时已晚,而且接下来他一错再错。 德军向斯大林格勒以北伏尔加河畔的突破终于被苏军阻止住了。德军未能从行进间夺占城市。虽然情况非常严重,苏军第六十二和第六十四集团军仍然不屈不挠地坚守着。他们英勇顽强,抗击和长久地钳制了德军强大的突击集团。同时,还吸引了德军的补充兵力及其仆从国军队。斯大林格勒地域已成为解决苏德战争这一阶段主要战略任务的地点。9月初,苏军第六十二和第六十四集团军的情况继续恶化。突至伏尔加河畔的德军没有被肃清。苏联国防委员会代表马林科夫、最高统帅部代表朱可夫大将和华西列夫斯基上将来到现场。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寻求肃清突至伏尔加河畔的德军、保证斯大林格勒取胜的途径。 当时,在斯大林格勒附近对峙的苏德军队双方都在寻求完成任务的途径,8月底形成的军事部署基本上没变。苏军部署没有明显地表现出兵力的集中,斯大林格勒以北也是如此,这也是歼灭突至伏尔加河畔之敌的一切企图屡遭失败的原因之一。此外,德军第六集团军司令保卢斯将军已料到苏军将向城市以北实施反突击,已在这里集中了大量的兵力兵器。 德军在他们建立的通往伏尔加河的走廊上组织起坚固的防御,而苏军各集团军——坦克第四集团军、第二十四集团军、近卫第一集团军和第六十六集团军的兵力在连续战斗中明显削弱。德军一天天地向斯大林格勒增兵。 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如没有外援,不把德军兵力吸引到其他方向上,就不可能保住斯大林格勒。因此,苏军各集团军的突击,势必一次次地反复实施。在对斯大林格勒地域苏军的指挥上也存在一些缺陷。苏军总参谋部很快就觉察到这一点。

   苏联红军在北起波罗的海南至黑海的战线上发动的进攻,到了2月20日就基本上结束了。3月底,又到了泥泞季节,血流成河的漫长战线,相对地沉寂下来。1942年3月30日德军的一份报告,透露了这一回冬季战役中遭受的惨重的损失。东线全部162个作战师中,只有8个师还有进攻的能力。16个装甲师中,只剩下140辆坦克可供使用,比1个师的正常数字还要少。

   当部队休整时,现在身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和陆军总司令的希特勒,就已在忙于制定夏季攻势的计划了。他竭尽全力,集中了266个师,其中有193个德国师,准备 对苏联发动一次空前规模的夏季攻势。德军统帅部的计划是:集中兵力于南线,东断伏尔加河,拿下斯大林格勒;南取苏联高加索的油田,切断苏联经高加索与英美等盟国联系的物资供应线。希特勒要求他的AB两个集团军群,在同一时间向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发动进攻。

   斯大林格勒位于伏尔加河弯曲部分的西岸,城市沿河约18英里长,是南俄的工业重镇,守卫着伏尔加河的门户。该城军事地位十分重要,原名察里津,由于十月革命后斯大林在这里扭转了南俄战局,后改名为斯大林格勒。若希特勒占领这个城市,就可以封锁住通过黑海和伏尔加河向苏联中部运送粮食和石油的主要路线。

   为了发动进攻,希特勒不仅需要石油发动飞机、坦克、卡车,还需要人来补充他的兵员日减的部队。冬季作战结束时,德军伤亡总数是1167835人,病员还不包括在内,后备兵员不足弥补这样的损失。最高统帅部向德国的盟国或仆从国家要求提供更多的炮灰。早在冬天,凯特尔元帅匆忙赶到布达佩斯和布加勒斯特,为夏季攻势征募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军队。戈林,最后甚至希特勒也亲自出马,请求墨索里尼提供意大利军队。

   1942年1月底,戈林到达罗马,点收意大利向苏联战线增援的部队。他向墨索里尼保证,1942年可以打败苏联,1943年可以使英国放下武器。齐亚诺发现这位脑满肠肥、胸前挂满勋章的帝国元帅,趾高气扬,简直不堪忍受。

   墨索里尼向戈林表示,只要德国给大炮,就在3月份派两师意大利部队到苏联去。但是,他对他的盟邦在东线的失败是如此忧心忡忡,以致于使希特勒认为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举行一次会谈,以便为他的伙伴好好打打气。

   这次会谈于4月29日和30日在萨尔斯堡举行。会谈中,德国方面照例说了一通对总的形势的估计。里宾特洛甫和希特勒请两位意大利客人放心:在苏联、北非、西线和公海上,一切都很顺利。他们透露,东线即将发动的攻势,矛头是指向高加索油田和斯大林格勒。

   "一旦石油来源告罄,"里宾特洛甫说,"俄国便要屈膝投降了。然后英国也将屈服,以求保全被打得支离破碎的英帝国的残山剩水。"

   齐亚诺带着几分耐心听着他的对手的话。但他得到的印象是:不论盟国将采取什么行动,真正吹牛的却是德国。实际上,只要他们一想到这里,"他们就觉得身子凉了半截"。

   经过希特勒的好说歹说,墨索里尼总算答应向苏联前线提供更多的意大利炮灰。希特勒从各个仆从国家得到了很多援兵。据德国最高统帅部统计,"盟邦"将有52个师可供夏季作战之用。其中罗马尼亚27个师,匈牙利13个师,意大利9个师,斯洛伐克2个师,还有西班牙1个师。这52个师约占东线的轴心国家全部兵力的1/4。

   在进攻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的战役开始以前,法西斯军队在北非战场上已取得轰动一时的进展。1942年5月27日,隆美尔将军在沙漠地区重新展开攻势,他率领非洲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把英国沙漠部队击退到离埃及边境不远的地方。6月21日,他攻陷英军防线上的重镇托卜鲁克,两天以后进入埃及。6月底,到达离亚历山大港和尼罗河三角洲65英里的阿拉曼。这时金字塔几乎已经在望,再往远处看,便是埃及和苏伊士运河这个大战利品!与此同时,希特勒在海上也取得了新的胜利,每个月德国潜水艇在大西洋击沉70万吨英美船只。美国、加拿大和苏格兰的造船厂,虽然在热火朝天地加紧生产,但也补不上这个损失。

   从地图上看,希特勒到1942年9月所占领的地区,是相当惊人的。地中海实际上已成为轴心国家的内湖,德国和意大利拥有北岸从西班牙直到土耳其的大部分地区,在南岸拥有从突尼斯到离尼罗河60英里的广大地区。事实上希特勒的战线北起北冰洋上挪威的北角,南到埃及,西自大西洋上的布列斯特,东至中亚细亚边缘的伏尔加河南岸这一广大地区。

   希特勒在南线进攻克里木和哈尔科等地,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之后,7月中旬,几十万大军开始向斯大林格勒进逼。8月23日,德国第六军团正抵达斯大林格勒正北的伏尔加河一带。两天以前,万字旗已插上18481英尺的厄尔鲁斯山巅,这是高加索山脉最高的一座山峰。8月8日,占领了年产石油250万吨的迈科普油田。8月25日,克莱施特的坦克部队已进驻莫兹多克,距格罗兹尼四周的苏联最大产油中心只有50英里,距里海也只有100英里。8月31日,希特勒催促高加索方面的司令李斯特陆军元帅纠集所有可以调集的力量向格罗兹尼作最后进攻,要求他尽快地拿下这一大油田。

   希特勒对他的将领们的战绩从来没有满意的时候,他于7月13日撤去了指挥整个南线攻势的冯·包克陆军元帅的职务。又据哈尔德的日记透露,他还不断责骂大部分司令官和参谋总部进展迟缓。尽管如此,他现在仍然相信,决定性的胜利已经稳操在手。他命令第六军团和第四装甲军团在攻占斯大林格勒以后,沿伏尔加河北进,形成一个大规模的包围行动,从东西两面进逼俄罗斯中部和莫斯科。他认为俄国人已经完了。据哈尔德说,希特勒当时曾谈到分兵越过伊朗进驻波斯湾的问题。他眼看便可以与日本在印度洋会师了。这位独裁者在8月底与雷德尔海军元帅研究海上攻势时,他的心思已从苏联转移到英美方面。他确信,不用多久便可迫使英美达到"可以谈和的程度了"。

   但是当年的情况,正如库特·蔡茨勒将军后来回忆时所说,尽管大可乐观,却如镜中幻影。差不多所有战地的将领都和参谋总部的将领们一样,看出了这幅美丽图画上的破绽。希特勒的根本弱点是战线太长,力不从心。苏军在高加索和斯大林格勒的抵抗愈来愈加顽强,再加秋雨季节临近,这时就连最外行的战略家也会看出,德国军队在苏联南部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危险。第六军团的北翼战线太长,从斯大林格勒沿顿河上溯到沃罗涅什共长350英里,毫无掩护。希特勒在这一线部署了仆从国家的三个军团:匈牙利的第二军团在沃罗涅什的南面;意大利的第八军团在东南面更远一些位置;罗马尼亚的第三军团, 在斯大林格勒正西、顿河河曲的右侧。在斯大林格勒南面的草原地带,还有第四支仆从军队,罗马尼亚的第四军团。德国自己腾不出足够的兵力来填补这个缺口。同时,正如希特勒对他的总参谋长所说的,由于他认为俄国人已经"完了",因此他并不为顿河侧翼这条暴露在敌人面前的漫长战线过分操心了。

   事实上,这条战线却正是掩护斯大林格勒的第六军团和第四装甲军团以及高加索战线上的A集团军的关键。如果顿河侧翼垮下来,不仅斯大林格勒方面的德军要受到被包围的危险,而且高加索方面的德军也将被切断。这个纳粹统帅又进行了一次赌博。他在苏联战场上进行这样的赌博已不是第一次了。

   关于哈尔德所说的最高统帅"对自己力量病态地估计过高,对敌人力量有害地估计过低"的情况,他后来谈过这样一桩事情:

   有一次,有人把一份非常客观的报告念给希特勒听。报告上说,斯大林于1942年在斯大林格勒 以北、伏尔加河以西地区,仍能集结100-125万生力军,在高加索的55万人还不包括在内。这份报告并证实了苏联为前线生产的坦克,每月至少达1200辆。希特勒未等听完,便攥着拳头、嘴角挂着白沫,把念报告的人大骂了一顿,不许他今后再说这种"愚蠢的废话"。

   哈尔德说:"用不着有未卜先知的天才,也能预见到一旦斯大林把这150万大军用于斯大林格 勒和顿河侧翼,将会出现怎样的局面。我十分清楚地向希特勒指出这一点。但是,结果却是解除了我陆军参谋总长的职务。"

   这事发生于9月24日。早在9月9日,哈尔德听凯特尔说,握有高加索方面军队最高指挥权的李斯特陆军元帅已被革职,他便料到下一个该轮到他下台了。凯特尔还告诉哈尔德,希特勒认为他"在精神上已不能胜任他所担任的职务"。关于这个问题,希特勒在哈尔德9月24日向他辞行时对他作了详细的解释。

   "你我的神经太紧张了。我有一半是为了你的缘故。我看不值得再这样拖下去了。我现在需要的是国家社会主义的热情,而不是专业的能力。在你这样的旧军官身上,我是得不到这种热情的。"

   撤掉一个总参谋长并不能改变德国陆军的处境。这时分兵两路进攻斯大林格勒和高加索的德军,受到苏军的顽强抵抗,阻滞不前。尽管德军每天出动上千架次的飞机,对这座城市投下100多万颗炸弹(其重量约10万吨),但是坚守斯大林格勒的苏联红军,在全国军民的支援和配合下,进行了英勇的背水保卫战。9月中,德军从西南方向突破苏军防线,先头部队进逼伏尔加河畔;10月,纳粹军队攻入城市的大部分,将连接城市与对岸的一切渡口置于大炮火力轰击之下。城内进行着最激烈的巷战,苏军每天要打退敌人一二十次的冲锋,每一条街,每一幢房屋,都变成了阻击敌人的碉堡;每一寸土地都进行着殊死的战斗。

   希特勒集中巨大兵力围攻斯大林格勒,使这个历史名城危在旦夕,引起举世的注目。但集中的进攻也造成德军的巨大消耗,并迫使希特勒从侧翼抽调后备力量来加强攻击,这样也就暴露出德军侧翼的薄弱部分。苏军原来要在漫长的防线上阻击敌人,现在希特勒愈是调集重兵围攻斯大林格勒,苏军就愈便于集中力量对付敌人并进行反攻。为了解斯大林格勒之围,苏军统帅部从东部增援了大量部队,经过周密的部署,在这座英雄城市的两翼集中了11个集团军,包括装备有中型和重型坦克的庞大的坦克部队,对德军进行反包围。

   1942年11月19日,苏军以100万兵力、13500门大炮、900辆坦克和1400架飞机的强大战斗力,向德军展开猛烈反攻。几个小时以后,消息传到伯希特斯加登,这时希特勒和最高统帅部的将领们正在阿尔卑斯山上胜地流连忘返。最高统帅部此前虽也料到苏军可能在顿河地区发动进攻,但并不认为有什么了不起,非得要希特勒于11月8日晚在慕尼黑向他的老党员发表了啤酒馆演说之后,同他的主要军事顾问凯特尔和约德尔赶回东普鲁士大本营不可。因此,他们仍然在上萨尔斯堡享受山间的清新空气。

   留在腊斯登堡的新任陆军参谋总长蔡茨勒将军打来的加急电话,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宁静生活。蔡茨勒得到了最高统帅部的大事日记中所称的"紧急消息"。进攻开始的最初几小时中,占压倒优势的一支苏联装甲部队,在斯大林格勒西北的顿河沿岸,在谢腊非莫维奇和克列茨卡亚之间,全面突破罗马尼亚第三军团的阵线。在这个被围困城市斯大林格勒的南面,另一支强大的苏联部队正在猛攻德国第四装甲军团和罗马尼亚第四军团,眼看就要突破他们的阵线了。

   蔡茨勒建议希特勒,同意第六军团从斯大林格勒撤退到顿河河曲一带,恢复被突破了的阵线。这么一个建议竟惹得希特勒大发了一顿脾气。"我决不离开伏尔加!我决不从伏尔加后退! "他大声叫喊。事情就这样定了。他一时发疯作出的这个决定,很快就带来了灾难。他亲自下令第六军团坚守斯大林格勒周围阵地。

   希特勒及其随行人员于11月22日回到大本营。这天已是苏军发动进攻的第四天。前方传来的 消息愈来愈使希特勒坐卧不安。南北两面的苏军已在斯大林格勒西面40英里顿河河曲上的卡拉赫会师。当晚,第六军团司令保罗斯将军发来一份电报,证实他的部队已被包围。希特勒立即回电,指示保罗斯把他的司令部迁入城内,布置困守,部队解围前的给养将由空运解决 。

   但是,谈何容易!现在,在斯大林格勒被切断了退路的德军共达20个师,还有罗马尼亚两个师,一共30多万人。按照保罗斯来电要求,每天空运的军需物资至少须750吨。德国空军缺少足够的运输机,远不能满足这种要求。即使有足够的运输机,在这样风雪交加的天气中,在苏联战斗机已占空中优势的地区,依靠空运保证供给是难以作到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三十章,保卫斯大林格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