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民族乐团携原创剧目,海上生民乐

罗小慈(左)、乔榛昨晚献演《海上生民乐》音乐会。(上海民族乐团供图)

6月6日晚,上海民族乐团携《海上生民乐》精彩献演中共中央党校。中共中央党校进修部、培训部、研究生院以及全国党校教师进修学院的全体在校学员近2000人观看了演出,感受到海派民乐的创新与发展。

图片 1

昨晚,上海民族乐团《海上生民乐》音乐会献演中共中央党校,近两千名师生观看了演出,共同体会“海派民乐”的独特魅力。

《海上生民乐》是上海民族乐团的原创剧目,曾作为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精彩亮相。音乐会分为《风》《雅》《颂》《和》四个篇章。第一篇章《风古风自然》呈现古朴、自然的淳朴音律;第二篇章《雅雅韵天成》,描绘中华文化天人合一的情怀,阐释中国人内在精神与气质;第三乐章《颂千古之爱》,通过民乐与戏曲的结合,讲述爱情这个永恒主题,引申为对生命的吟唱;而第四乐章《和乐和天下》则展现神秘悠远的丝绸之路,带来东西方文明交融的回望和遐想。

《海上生民乐》彩排现场 屠知力摄

《海上生民乐》是上海民族乐团的原创剧目,曾作为第十八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演出精彩亮相。音乐会分为《风》《雅》《颂》《和》四个篇章。第一篇章《风·古风自然》 描述古风自然,源于古朴、自然的淳朴音律,因其“纯粹”而直达内心深处;第二篇章《雅·雅韵天成》,描述中华文化追求的天人合一的优雅情怀,也是对中国人内在精神与气质的阐述;第三乐章《颂·千古之爱》,通过民乐与戏曲的结合,讲述爱情这个永恒主题,引申为对生命的吟唱;而第四乐章《和·乐和天下》则展现神秘悠远的丝绸之路,东西方文明交融的足迹从未中断,源远流长,带给观众无限的遐想和回味。

除了龚一、罗小慈、马晓晖、黄豆豆、张军等原班阵容,此次演出还特别邀请著名表演艺术家乔榛倾情献演。乔榛的一首《满江红》慷慨激昂,中国古诗词与民族音乐完美结合,再现了民族英雄精忠报国的精神。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说:乔榛老师是一位抗癌英雄,经历了7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依然屹立于舞台上,用中国诗词弘扬着中国文化。

8000年的骨笛与3000年的古琴,奏出人与自然的回响,激荡对壮丽河山的大爱——10月12日晚,由上海民族乐团创作演出的《海上生民乐》,将正式开启第十八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大幕。

这场演出采用音乐现场综合视听的呈现形式,以音乐为手段,将音乐性与文学性相融合。音乐会以独奏、重奏、合奏等丰富样式,结合视频、灯光和舞美,充分挖掘中国民乐在表达上虚实结合的写意意境,让民乐既好听又好看。在昨晚的演出中,二胡与大提琴共同演绎起 《梁祝》,音色好似一男一女,用深情缠绵的音乐对话。古筝独奏《墨戏》与舞蹈家黄豆豆的舞蹈相配合,虚虚实实、挥洒自如,展现出中国书法的万千气象。而由二胡、中阮、笙等民族乐器演奏的俄罗斯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创作的《野蜂飞舞》,产生了别样的听觉效果。

整场演出采用音乐现场的形式呈现。吹管乐、弹拨乐、拉弦乐、打击乐四大类民族乐器以独奏、重奏、合奏等丰富的样式程序,结合精心设计的视频、灯光和舞美,充分挖掘中国民乐虚实结合的意境。如同古人山涧抚琴林中吹笛一般,追求听觉和视觉的双重享受。

这是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首次使用民乐作品作为开幕剧目。“民乐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艺术节首次使用民乐作品作为开幕剧目,是为了进一步弘扬和传承中华文化,用中国音乐母语来讲中国故事,与世界对话。我们有这份文化自信。”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说。

参加昨晚演出的除了龚一、罗小慈、马晓晖、黄豆豆、张军等原班阵容外,还特别邀请了表演艺术家乔榛。在民乐的伴奏下,乔榛一首《满江红》朗诵得慷慨激昂,充满艺术感染力。

精彩的海派民乐演出得到了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罗小慈说: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把《海上生民乐》带到中央党校作汇报演出。中华民族的开放、自信、传承与创新,完全可以用民族音乐来表达。希望我们的演出能使更多人看到民族音乐的无限春光,增强文化自信,体会乐和天下之美。

美美与共,展现当代气质

“中华民族的开放、自信、传承与创新,完全可以用民族音乐来表达。”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表示,民乐中蕴含着我们祖先的生活、智慧甚至是哲学思考;民族乐器,更代表着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在她看来,民族音乐作为深入每个中国人基因中的“音乐母语”,是展现中国文化、讲述中国故事的好方式。

音乐,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一个民族的美学水准。

中国的民族乐器悠久而又精彩。说它悠久,因为即便“年轻”的二胡都有1500多年的历史,最“高龄”的骨笛则有8000多年历史;说它精彩,因为每件乐器都有一段漫长、传奇的身世。它们有的源自我们祖先的生活与智慧,代表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有的则从异域辗转而来,成为东西文明交融的见证。几乎每一件乐器,都有着无可替代的个性魅力。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民族乐团携原创剧目,海上生民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