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战争的进行,希特勒传

   一直到"发电机计划"执行到第四天,即5月30日的时候,德军最高统帅部才觉察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四天来,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公报一直在重申,被围敌军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们在5月29日的一份公报中宣称:"在阿托瓦的法军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被迫退入敦刻尔克周围地区的英军在我们集中进攻之下正走向毁灭。"

     对于希特勒来说,这个时候英国的态度再也无关紧要了,法国已经是囊中之物。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德军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从阿布维尔到莱茵河上游这400英里宽的战线上,德国陆军开始进攻了。

      不管这道命令谁该来负责任,被包围的处于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此刻唯一的出路就是赶快从海上逃离。在英国方面的全力救援下,敦刻尔克的撤退行动开始了。

   英国继续战斗的决心,似乎并没有使希特勒感到不安。他确信,在他把法国干掉以后,英国就会改变主意的,而他现在就要干掉法国了。6月5日,在敦刻尔克陷落后的第二天早晨,他们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随即以压倒的力量从阿布维尔到莱茵河上游这整个400英里宽的横贯法国的战线上采取攻势。法国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们只能用65个师去抵抗包括十个装甲师在内的德军143个师的兵力,因为最优秀的部队和大部分装甲部队 都在比利时消耗掉了。力量薄弱的法国空军也所剩无几。英国能够派出来的只有驻在萨尔的一个步兵师,另外还有一个装甲师的部分人员。英国皇家空军除非把不列颠群岛置于不顾,否则它能为这场战斗提供的飞机极为有限。再说,目前在贝当和魏刚的控制下,法国最高统帅部已经浸透了失败主义情绪。虽然如此,有些法国部队还是极为勇敢和顽强地战斗着,在一些地方甚至暂时阻止了希特勒的装甲部队,并且坚决不向德国空军的不断轰炸屈服。

     在这次停战协定会谈的秘密备忘录中清楚表明:希特勒认定,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让法国舰队落到英国的手里。他还担心法国政府逃到北非或者伦敦去继续战斗。由于这个理由,停战条件—最后的和平条件,也许又当别论—一定得温和一点,要能保持“一个在法国本土行使职权的政府”,并且使“法国舰队中立化”。他断然拒绝了墨索里尼关于由意大利占领包括土伦(法国在地中海的一个重要海军基地以及马赛等地区的要求。这些事情使得墨索里尼不快,但墨索里尼也没办法反驳,这场会谈不久后就结束了,唯一庆幸的消息是希特勒不会立即签订同法国的停战协定。

他说明了英国将决心继续战斗:

   另一方面,在统治阶级的上层却是贪污腐化,荒淫堕落。尽管德国大军已经压境,巴黎还是歌舞升平,达官要人还是优游终日。无线电台广播的是巴黎名餐馆的菜谱、淫猥的歌声。庞纳和赖伐尔之流关心的只是自己股票的涨落。军火生产无人问津,战争动员无声无息。军政首脑之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因此,防线一被突破,就兵败如山倒,不可收拾。

      墨索里尼则像是闻到雄狮尸体味道的秃鹫一样,马上就扑了上来。在西线战争进行的时候,德国最高统帅部为此忙得不可开交,哈尔德在日记中写道大部分将领对意大利的动态毫不关心,只有希特勒隔三差五地不断写信给墨索里尼报告西线战争的最新进展,希特勒为了某种原因很重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到了盟军一败涂地,开始在敦刻尔克撤退的时候,也就是5月30日,墨索里尼知道大局已定,他回复希特勒说意大利将在短期内参战。双方一再讨论之下,意大利终于在6月11日“参战”了。然而直到6月18日,意大利的32个师仍在阿尔卑斯山前线和南方海岸一带,甚至没有突破残余的法国的6个师的第一道防线。就连齐亚诺都在6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墨索里尼已经十分丢脸,因为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前进一步。甚至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能够向前推进,还停在进行抵抗的法国帝一道防御工事的阵地前。”

欧洲大片的土地和许多古老著名的国家,即使已经陷入或可能陷入秘密警察和纳粹统治的种种罪恶机关的魔掌,我们也毫不动摇,毫不气馁。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即使这个岛屿或它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这是我一分钟也没有相信过的,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仍要英国舰队的武装保护之下,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用它全部的力量和能力,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但是,在贡比涅举行停战会谈的第二天,法国代表还在继续拖延和争论。拖延的原因之一是,亨茨格坚持说,魏刚并没有给他签字的权力。到下午六时半,凯特尔发出了最后通牒。法国必须在一小时之内接受或者拒绝德国的停战条件。在这一小时内,法国政府屈服了。1940年6月22日下午6时50分,亨茨格和凯特尔在停战协定上签了字。

    在面对包括10个装甲师的143个师面前,法国那大部分都是二流部队的65个师就好像纸糊的一样,兵败如山倒已是不可挽回的结局。6月10日,法国政府匆匆离开巴黎。14日,这个伟大的都市被冯·库希勒的第十八军团占领了。16日,法国总理雷诺宣布辞职,贝当接任总理,法国政府逃到了波尔多。贝当在任职的第二天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要求停战。然而,希特勒则以一种趾高气扬的语气回答贝当说,他还要再同墨索里尼再商量商量。

       5月24日晚上,德军最高统帅部突然发来命令,让坦克部队停在运河一线,不再前进。这道命令是由伦斯德和戈林怂恿,不顾勃劳希契和哈尔德的劝阻,希特勒坚持发出的。这给哥特勋爵和英法联军一个喘息的宝贵的机会。后世许多历史学家和军事学家为此命令而争论不休,众说纷纭。不过我觉得,戈林身为德国空军总司令,和希特勒的关系极为亲密,在这一刻,他一定想分最后一杯羹,不让陆军抢占全部功劳。一旦空军在这场战役中发挥了最后的作用,那么戈林所代表的空军就能在德国军队中占据更大的地位,这不仅是对戈林,甚至对希特勒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希特勒隐隐约约知道陆军司令部的几位最高统帅并不是完全忠于自己,这场战争一旦陆军来获得胜利,那么哈尔德等人和德国陆军将会渐渐不受他自己控制。所谓功高盖主,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没有这个命令,德国陆军将会取得绝对的胜利,很可能会再次回到之前德国陆军当权的魏玛共和国时代。这是我的个人猜测,希特勒担心的也可能是这一点。这道命令发出以后,德国陆军停了下来,德国空军出场了。戈林和德国空军就像是最后抢了别人功劳的小人一样,开始策划如何消灭残余的英法联军。

   停战条约中最难处理的是法国海军问题。在法国将要崩溃的时候,丘吉尔曾经表示,法国如果把海军开到英国来,过去不单独媾和的诺言就可取消。希特勒决心不让这件事情实现。他在6月18日对墨索里尼说,他充分认识到,这将大大加强英国的力量。由于此事关系重大,他不得不对这个被打败了的敌人作一些让步,或者至少给一点保证。停战协定规定,法国舰队必须复员、解除武装,并把舰只停泊在本国港口废置不用。德国"无意使用在德国监督下的港口所停泊的法国舰队来为自己作战"。

     尽管亨茨格将军并不想这样,他据理力争,一直在拖延,但在这个时候德国的威胁下,终于还是在第二天答应了协定。2天以后,法国—意大利停战协定在罗马签字。自此以后,这个曾经欧洲大陆上的强国,在此后的几年时间,一直被德国所奴役着,直到被解放的那一天。

    在此附上丘吉尔演说内容:“我们必须极其小心,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德国人拼命想击沉海面上数千艘满载战士的船只,但他们被击退了,他们遭到了挫败,我们撤出了远征军!……”

   1918年11月11日,德意志帝国在此屈膝投降--被它所企图奴役的自由人民所击败。

    下午3时15分,希特勒乘着他的曼德赛斯牌汽车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戈林,勃劳希契,凯特尔,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这些人都身穿各种各样的制服。不远处是被旗子盖着的代表着22年前盟国获得胜利的一把插在有气无力的鹰(暗指霍亨佐伦王朝的德意志帝国)身上的大剑。希特勒朝那里瞥了一眼,便大步向前走去,他走到中间圆形空地后,空地中央升起了最高统帅旗。他看着那块停战协定记录的花岗岩石碑,慢慢地读着,读完后,他竭力表现出蔑视。然后,他信步走进了停战谈判的车厢,5分钟后,法国代表团来了,为首的是第二军团司令查理·亨茨格将军,其余还有3个人。

     5月31日,盟军又撤走了68000人,第二天,64429人。此时在敦刻尔克的只有4000名英国士兵和保护他们的10万名法军。盟军从这时候起受到了德国中射炮的威胁,无法在白天撤离,在2号和3号夜间盟军余下的英国部队和60000名法军也成功撤离,最后只剩下40000名法军坚守在敦刻尔克。

   德国的空军到哪里去了呢?据哈尔德记述,它有一部分时间是由于恶劣的天气不能出动。其余的时间则是遭到英国皇家空军意外的袭击,后者从海峡对面基地起飞,第一次成功地向德国空军挑战。英国新式的喷火飞机虽然在数量上居于劣势,但证明胜过麦塞施米特式,他们击落了笨重的德国轰炸机。有少数几次,戈林的飞机,乘英机未来的间隙时间飞到敦刻尔克上空,使这个港口受到很大损失,一时无法使用,部队不得不完全依靠从海滩上船。德国空军对船只也进行了几次强袭,在861艘中有243艘沉没,其中大部分是 德国空军炸沉的。但戈林向希特勒许下的歼灭英国远征军的诺言,却没有实现。6月1日,德国空军进行最大的一次攻击,炸沉了英国驱逐舰三艘和一些小型运输舰,但这一天撤退人数仅次于最高的一天,共撤退了64429人。到第二天黎明时分,只有4000名英国部队还留在包围圈中,由当时守住防线的10万名法军掩护着他们。

      正因如此,在6月18日墨索里尼和齐亚诺和希特勒等人在慕尼黑元首府商量对法停战也就是如何瓜分法国的时候,意大利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性,全由德国来摆布。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德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完全决定了德国想怎么做,意大利不过是无足轻重罢了。

      5月26日晚上7时差3分,敦刻尔克的部队开始执行“发电机计划”,也就是敦刻尔克撤退的行动代号。德国方面也注意到了,装甲部队开始向前推进,但这个时候太晚了,哥特勋爵利用喘息时间部署了3个步兵师,从而使得德国坦克部队举步维艰。这天晚上,850艘由各种动力,各种动力组成的大小船只组成的舰队开始接收士兵们逃离敦刻尔克。5月27日,共有7669人撤退,第二天,17804人,第三天47310人,第四天53823人,合计126606人。这个撤离人数大大超越了海军部所希望撤离人数的预期值。从5月30号开始,德国最高统帅部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之前的四天,德国最高统帅部一直在划水,就连参谋总长哈尔德都在日记中写道“我们所包围的敌人正在继续崩溃”。

   6月21日下午3时15分,希特勒乘着他的曼赛德斯牌汽车来了。同行的有戈林、勃劳希契、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他们都身穿各种各样的制服。独一无二的帝国元帅戈林,手里还拿着他的陆军元帅节杖。他们在离空地大约200码的阿尔萨斯-洛林的雕像前走下汽车。雕像用德国军旗覆盖着,为的是不让希特勒看到那把大剑。那是1918年获得胜利的盟国的一把大剑,插在一只有气无力的鹰身上,这鹰代表霍亨佐仑王朝的德意志帝国。希特勒向纪念碑投了一瞥,继续大踏步地走去。

     贝当提出停战协定的建议后,1940年6月份,希特勒进入了巴黎,开始筹划停战协定的签订,6月19日,希特勒把地点选在了贡比臬森林。两天后,在这片不大不小的森林上,在22年前德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地方,阳光洒下来,照射在榆树,橡树和其它树种上。

     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成功了,但此时的英法等国却心如死灰。剩下的法国部队坚守在松姆河和安纳河以南的地方,丘吉尔在最后一批撤退部队从甲板上走下来的当天,也就是6月4日,发表了他那著名的名垂千史的演说。这个演说,代表着丘吉尔和英国,甚至是爱好和平的其他国家,抗击德国侵略者的坚定不移的决心。这个时候,德国的势力范围达到了顶峰,英国面临着最糟糕的困境,但丘吉尔和那些爱好和平的人们,仍然坚信,和平终会到来,纳粹终究会灭亡。

   在德国人提出的条件中,最恶毒的一条就是,强迫法国把法国本土和海外属地上的反纳粹的德国流亡人士,全部交给希特勒帝国;凡是与别国联合对德国作战的法国人,被捕后立即枪决;所有战俘都将被拘留到签订和约为止。对于这样一段文字,法国方面也没有提出异议。魏刚肯定认为,英国在三个星期之内将被战败,到那个时候,法国战俘即可释放了。这样一来,他就使150万法国人在战俘营中呆了5年。

     残余的英法联军被迫转移到敦刻尔克,准备从海上进行撤退,德军已经对这个地方形成了包围网。正如我们前文所说,德国人完全有机会剿灭大部分英法联军,而英法两国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敦刻尔克的战役,貌似就要来临了。

   希特勒入侵波兰以后,法国政府仍不改弦更张,不肯派出一兵一卒去援助波兰。法国政界和报界许多人还为这一叛卖政策叫好。

     哈尔德在与勃劳希契进行会议以后,他猛然发现了哪些大大小小的船只的意义,哈尔德记录说:“勃劳希契甚为恼火······要是我们的装甲部队没有被阻止的话,早就在海岸边把袋型阵地的口封上了。恶劣的天气使空军无法出动。现在我们只有站在一旁,眼看成千上万的敌人在我们鼻尖底下逃到英国去。”现在的德国装甲部队无法封上最关键的口子,也就意味着这场围歼战是极其失败的。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戈林和他的德国空军。德国空军除了由于恶劣的天气无法出动以外,其余时间则遭到了皇家空军的抗击,因此德国空军所起到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显著。

   悲惨呀,悲惨!这个曾经拥有300万大军、号称欧洲头等陆军的大国,这个在上次战争中曾有 四年之久坚持不败的法兰西,在这次战争爆发六周以后就投降了。这是法国统治集团长期推行绥靖政策的直接结果。在希特勒疯狂扩军备战、侵略气焰日益嚣张、严重威胁欧洲安全时,法国政府一致伙同英国张伯伦政府,执行一条损人利己的对外政策,企图靠牺牲别的国家来满足侵略者的欲望,换取自身的安全。它同英国一起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当希特勒的侵略矛头转向波兰以后,它又打算出卖自己的盟国波兰。1939年8月底,即德国进攻波兰的前几天,法国外长乔治·庞纳跟法国两个陆军将军谈话时公然宣称:"现在我们已经临近战争了,……如果你们告诉我,说我在出卖了捷克之后,又出卖波兰。但是,我不管这些,我宁肯牺牲一切,也不愿法国毁灭。"可是这种虎口投羊的办法并没有能够改变德国法西斯侵略本性的一丝一毫,相反却更加助长了希特勒的贪欲。

      德军方面,坦克部队很难在沟壑纵横的包围圈南端行动,不过古德里安和莱因哈特在阿运河彼岸建立了5座桥头堡,准备给盟军以彻底打击,包围圈的东北方向则是推进过来的德军第六军团和第十八军团,两方夹攻,盟军大势已去。

   5月26日夜间,希特勒取消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并同意这样的意见:由于包克的部队在比利时进展迟缓和海岸附近运输活动频繁,装甲部队可以继续向敦刻尔克前进。但这时已经太迟了,被围的英法盟军已经得到加强自己的防务的时间,一边抵御,一边开始偷偷地逃到海里去了。

   一直到5月30日早晨,参谋总长哈尔德还在日记中满有信心地写道:"我们所包围的敌人正在继续崩溃。"他承认,有的英国人"打得很猛。"其他的人则"逃至海滨,想用不管是什么漂浮在海上的东西渡过英吉利海峡。"下午,在与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会商以后,参谋总长终于发觉这许多运载英军逃跑的小得可怜的船只的意义。勃劳希契面对这一情景十分懊丧,他们认为,要是德国的装甲部队没有被希特勒阻止的话,早已在海岸边把袋形阵地的口封上了。恶劣的天气使纳粹的空军无法出动。现在他们只有站在一旁,眼看着成千上万的敌人在他们的鼻尖底下逃到英国去。

   欧洲大片大片的土地和许多古老著名的国家,虽然已经陷入或可能陷入秘密警察和纳粹政体所有凶恶的统治工具的魔掌之中,但是我们决不气馁认输。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以不断增长的信心和不断增长的力量在空中战斗。不论代价多么大,我们都将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我们将在登陆地点战斗,我们将在农田和街道上战斗,我们将在山中战斗。我们决不投降,即使这个岛屿,或者它的大部分土地已被征服,或者挨冻受饿--我一点也不相信会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那个由英国舰队所武装和保卫的海外帝国,也将战斗下去,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机挺身而出,用它的全部力量把旧世界援救和解放出来为止。

   他走到这块小小林间空地以后,空地中央升起了他的最高统帅旗。他的注意力给离地约三英尺高的一大块花岗石吸引住了。希特勒后面跟着一些人,慢步走上前去,读着石头上刻着的大字碑文: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西线战争的进行,希特勒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