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狼之首,希特勒传

  在苏联红军围攻柏林的时候,希特勒在这个孤城度过了他最后的时日。他像一只受伤的困兽,不时地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叫和哀鸣,时而幻想扭转战局,时而又感到前途绝望。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他写下了遗嘱,指定了继承人,举行了婚礼。最后举枪自杀,草草地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53年柏林暴乱揭秘:苏联想用200亿卖东德 希特勒为遏制军队性病泛滥 下令造充气娃娃 他山之石 98年德国高铁惨祸后的信任重建 恶魔希特勒另一面:二战曾支持中国打击日本 希特勒缘何得到德国人拥护 用财富收买人心 希特勒情妇爱娃泳装照 一战真实希特勒 4年战争期间只是个传令兵

1945年4月30日晚6点,邓尼茨回到普伦的驻地,副官拿给他一封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电报,这封从帝国总理府发来的电报的内容是:“邓尼茨海军元帅:领袖任命您,海军元帅先生,为他的继承人,以代替前帝国元帅戈林。书面的委任状现在在途中,您必须立即采取适应当前形势需要的一切措施。”

   希特勒原来打算在4月20日,他56岁生日那天,离开柏林前往上萨尔斯堡,在神话般的巴巴罗沙山间堡垒中,指挥第三帝国的最后决战。政府各部大部分都已南迁,汽车上满载着政府文件和拼命要离开这注定要沦陷的柏林的官员们。10天以前,"元首"也把他的大部分侍从送往伯希斯特加登,去收拾他的山间别墅伯格霍夫,专候他的到来。

图片 1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在德国总理府地下室的避弹室开枪自杀,在死前一天,他留下了一份政治遗嘱。在这份遗嘱里,他选择了海军司令邓尼茨为继承人,任命其为德意志帝国总统和国防军最高统帅。为什么希特勒抛弃了戈林和希姆莱等亲信而选择邓尼茨?

   然而,命运已经注定他再也看不到他那心爱的阿尔卑斯山上的山间别墅了。他没有想到末日会来得这么快。苏军和美军正神速地向前推进,已会师于易北河上。英军已兵临汉堡和不来梅城下,被占领的丹麦有被切断的危险。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已经失守,亚历山大率领的盟军正在向波河流域推进。苏军在4月13日解放维也纳以后,沿着多瑙河挺进,而美国第三军团也在顺河而下,准备和苏军会师于希特勒的奥地利家乡林嗣。在战争期间,一直在大兴土木拟作纳粹党的首府的古老城市纽伦堡已被包围。美军第七军团的一部正绕过纽伦堡向纳粹运动的诞生地慕尼黑挺进。柏林已听到苏军重炮的隆隆声了。

图片 2

震慑丘吉尔的“群狼之首”

   希特勒是在上年11月20日由于苏军的逼近,最后一次离开他在东普鲁士腊斯登堡的大本营来到柏林的。从此,他除了短期外出指挥那场冒险的阿登战役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柏林。如今总理府的大厅已被盟军炸成废墟了,他就在下面50英尺深的地下避弹室中,指挥他的正在崩溃的军队和摇摇欲坠的第三帝国。

1945年5月23日,卡尔·邓尼茨在弗伦斯堡被盟军逮捕,同他一起被逮捕的还有军备、军需及军火部部长阿尔贝特·施佩尔,阿尔弗雷德·约德尔上将

卡尔·邓尼茨于120年前的1891年9月16日出生在柏林近郊的一个小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他担任潜艇艇长,1918年10月被英军俘虏。当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但1919年7月邓尼茨才被释放,他留在英国,直到1920年才返回德国,并再次加入德国海军。回国后,邓尼茨倾心研究潜艇战术,利用一战的经验并与外国合作,私下研究潜艇,训练潜艇人员,复苏德国潜艇力量。

   自从7月20日炸弹事件以来,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甚至党内老伙伴也不例外。"所有的人都欺骗我",3月里他向一位女秘书这样发火道,"我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他们都背叛了我。这使我难过……假如我出了什么事,德国便没有领袖了。我没有继承者。赫斯疯了,戈林失去了人民拥护,希姆莱不会得到党的赞同……你去想吧,有谁能做我的继承人?"

本文原载于《文史参考》2011年第17期,转载请注明来源

二战开始后,邓尼茨成为德国潜艇部队指挥官。他发明了着名的“狼群战术”——一艘潜艇发现敌方编队目标后,不是马上进行攻击,而是尾随目标跟踪,把敌舰的方位、速度、数量等情报用无线电通知位于法国的潜艇司令部,由潜艇司令部命令所有在目标附近的德国潜艇赶去,利用数量上的优势群而攻之,得手后迅速分散撤离。在整个作战期间,邓尼茨对每一艘潜艇都实施严格控制,只有在开始攻击时才让他的艇长们自由发挥,但何时攻击则由他来决定,并要求严格执行。德军运用这一战术,到1943年5月,让盟军损失了2491艘舰船,丘吉尔称:“在战争中,我唯一担忧的就是潜艇的威胁??对我来说,这方面的战斗,要比英伦本岛的空中决战更加令人担心。”

   也许人们会认为,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头还在大谈继承人问题,未免不够实际,但在纳粹疯人国里,人们却不这么想。不但"元首"为这个问题大伤脑筋,而且那些主要继承候选人,也为这个问题着了迷。

1945年4月30日晚6点,邓尼茨回到普伦的驻地,副官拿给他一封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电报,这封从帝国总理府发来的电报的内容是:“邓尼茨海军元帅:领袖任命您,海军元帅先生,为他的继承人,以代替前帝国元帅戈林。书面的委任状现在在途中,您必须立即采取适应当前形势需要的一切措施。”

赫赫的战功让邓尼茨官运亨通,1943年1月,邓尼茨接替埃里希·雷德尔担任海军总司令,同年被授予海军元帅军衔。

   虽然苏军已经打到了柏林,西方盟军进入了德国本土,可怕的末日已迫在眉睫,但是希特勒和他的几个最疯狂的追随者,却顽固地盼望能在最后一分钟出现奇迹,使他们得救。他们之中,戈培尔尤其如此。

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在德国总理府地下室的避弹室开枪自杀,在死前一天,他留下了一份政治遗嘱。在这份遗嘱里,他选择了海军司令邓尼茨为继承人,任命其为德意志帝国总统和国防军最高统帅。为什么希特勒抛弃了戈林和希姆莱等亲信而选择邓尼茨?

被选为继承人,邓尼茨很意外

   4月初的一个夜晚,戈培尔向希特勒朗读"元首"喜爱的一本书,这就是卡莱尔著的《腓特烈大帝史》。他所朗读的这一章叙述的是7年战争中最黑暗的日子,那时这位大王已感到日暮途穷,他对他的大臣们说,如果在2月15日以前他的运气仍不好转,他就要放弃战争,服毒自杀了。这一段历史的确很合时宜,戈培尔无疑是用极其戏剧化的方式朗读的:

震慑丘吉尔的“群狼之首”

1945年4月20日,邓尼茨被任命为德国北方部队和民防司令。他在苏军包围柏林的前夕,于4月22日前往荷尔施泰因地区的普伦。

   英勇的国王!请您再等一等,您那受难的日子就要过去了。您交好运的 太阳很快就要拨云雾而升起来照耀着您了。2月12日,俄国女皇死了,勃兰登堡王室的奇迹就出现了。

卡尔·邓尼茨于120年前的1891年9月16日出生在柏林近郊的一个小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中,他担任潜艇艇长,1918年10月被英军俘虏。当年11月11日一战结束,但1919年7月邓尼茨才被释放,他留在英国,直到1920年才返回德国,并再次加入德国海军。回国后,邓尼茨倾心研究潜艇战术,利用一战的经验并与外国合作,私下研究潜艇,训练潜艇人员,复苏德国潜艇力量。

4月23日,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戈林在贝希特斯加登向希特勒发了一封电报,希望希特勒能够授权他掌管国家一切事务,并建议与盟军进行谈判。希特勒恼羞成怒,将之视为最严重的叛国罪,决定解除戈林的一切职务。在得到这个消息后,邓尼茨明白,戈林不可能成为希特勒的接班人了。

   他们在这本英国人写的书的鼓舞之下,从希姆莱的无奇不有的"研究室"的档案里,调了两张预卜吉凶的星象图来研究。用卡莱尔和星象图的惊人预言所武装起来的戈培尔,在4月6日对败退中的士兵们发出了动听的呼吁:

二战开始后,邓尼茨成为德国潜艇部队指挥官。他发明了着名的“狼群战术”——一艘潜艇发现敌方编队目标后,不是马上进行攻击,而是尾随目标跟踪,把敌舰的方位、速度、数量等情报用无线电通知位于法国的潜艇司令部,由潜艇司令部命令所有在目标附近的德国潜艇赶去,利用数量上的优势群而攻之,得手后迅速分散撤离。在整个作战期间,邓尼茨对每一艘潜艇都实施严格控制,只有在开始攻击时才让他的艇长们自由发挥,但何时攻击则由他来决定,并要求严格执行。德军运用这一战术,到1943年5月,让盟军损失了2491艘舰船,丘吉尔称:“在战争中,我唯一担忧的就是潜艇的威胁??对我来说,这方面的战斗,要比英伦本岛的空中决战更加令人担心。”

4月30日,邓尼茨收到了从帝国总理府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一份电报:“新的背叛活动正在进行。根据敌台广播,帝国领导人已通过瑞典向盟国提出投降。领袖指望您飞快而果断地处理所有叛逆者。”署名者是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

   "元首宣称时来运转就在今年……天才的真正品质在于它能意识到和确知即将到来的转变。元首知道转变到来的确切时刻。命运给我们带来了这个人,因此在这内外交困的时刻,我们将要亲眼看到奇迹。"

赫赫的战功让邓尼茨官运亨通,1943年1月,邓尼茨接替埃里希·雷德尔担任海军总司令,同年被授予海军元帅军衔。

当时,邓尼茨手中的海军因为运输任务都被派出海了,连海军陆战部队也被派去支援陆军作战,他完全没有实力去对付手握警察部队和党卫队的希姆莱,“处理”希姆莱简直是天方夜谭。邓尼茨要求与希姆莱见面,先了解希姆莱的想法。当天,二人在一个警察营房里会面,希姆莱似乎已经以新任帝国元首自居,矢口否认自己通过瑞典向盟军投降,两人友好地分手。直到战后,邓尼茨才知道自己被希姆莱骗了。

   4月12日,当这位宣传部长深夜从奥得河前线回到柏林的时候,皇家空军把这座都城的市中心又炸成一片火海。总理府和威廉街的阿德隆饭店的废墟在焚烧中。在宣传部大楼的石阶上,一位秘书迎接戈培尔并告诉他一件紧急消息:"罗斯福,死了!"

被选为继承人,邓尼茨很意外

当晚6点,邓尼茨回到普伦自己的驻地,副官又拿给他一封从帝国总理府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电报,内容是这样的:“邓尼茨海军元帅:领袖任命您,海军元帅先生,为他的继承人,以代替前帝国元帅戈林。书面的委任状现在在途中,您必须立即采取适应当前形势需要的一切措施。”署名者还是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

   从总理府到威廉广场的大火的照耀中看得很清楚,戈培尔面色忽然开朗,精神一振。

1945年4月20日,邓尼茨被任命为德国北方部队和民防司令。他在苏军包围柏林的前夕,于4月22日前往荷尔施泰因地区的普伦。

对于这个任命,邓尼茨感到非常意外,从1944年7月20日以来他仅在公众场合与希特勒谈过话。希特勒从来没有向邓尼茨暗示过考虑让他做继承人。邓尼茨也从未从其他方面得到这方面的暗示。在邓尼茨看来,没有任何一个纳粹首脑人物会猜到这一点。虽然大家都明白,戈林已不可能成为希特勒的继承人。但希姆莱却在四处活动,企图代替戈林的位置。

   "把最好的香槟酒拿出来!"戈培尔喊道,"给我接元首的电话。"

4月23日,希特勒指定的接班人戈林在贝希特斯加登向希特勒发了一封电报,希望希特勒能够授权他掌管国家一切事务,并建议与盟军进行谈判。希特勒恼羞成怒,将之视为最严重的叛国罪,决定解除戈林的一切职务。在得到这个消息后,邓尼茨明白,戈林不可能成为希特勒的接班人了。

不过,邓尼茨还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任命。当时他以为,希特勒是想要一个军人来统一领导,结束混乱,然后无条件投降。

   希特勒在马路对过的地下避弹室里躲避轰炸。他拿起电话机。

4月30日,邓尼茨收到了从帝国总理府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一份电报:“新的背叛活动正在进行。根据敌台广播,帝国领导人已通过瑞典向盟国提出投降。领袖指望您飞快而果断地处理所有叛逆者。”署名者是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

邓尼茨授权,德国无条件投降

   "我的元首,"戈培尔说,"我向您祝贺!罗斯福死了!星象图里写得清清楚楚,4月下半月是我们的转折点。今天是星期五,4月13日。转折点到了!"

当时,邓尼茨手中的海军因为运输任务都被派出海了,连海军陆战部队也被派去支援陆军作战,他完全没有实力去对付手握警察部队和党卫队的希姆莱,“处理”希姆莱简直是天方夜谭。邓尼茨要求与希姆莱见面,先了解希姆莱的想法。当天,二人在一个警察营房里会面,希姆莱似乎已经以新任帝国元首自居,矢口否认自己通过瑞典向盟军投降,两人友好地分手。直到战后,邓尼茨才知道自己被希姆莱骗了。

此时,对邓尼茨这个新领袖的权威最具挑战的是希姆莱。希姆莱掌握着警察、党卫队、盖世太保等权力工具,邓尼茨则除了在军队的威望以外,什么都没有。希姆莱会心甘情愿地接受邓尼茨的领导吗?邓尼茨心里也没谱。邓尼茨让副官给希姆莱打电话,请希姆莱到普伦来一趟。希姆莱在电话里拒绝了副官的邀请,邓尼茨亲自给希姆莱打电话,希姆莱答应了。

   纳粹头目们欣喜若狂。他们认为这是上帝在最后的刹那间,把第三帝国从迫在眉睫的灾难中拯救出来的千真万确的迹象!柏林演出的最后一幕戏就是在这种疯人院的气氛中演到最后闭幕的。

当晚6点,邓尼茨回到普伦自己的驻地,副官又拿给他一封从帝国总理府用海军绝密电码拍来的电报,内容是这样的:“邓尼茨海军元帅:领袖任命您,海军元帅先生,为他的继承人,以代替前帝国元帅戈林。书面的委任状现在在途中,您必须立即采取适应当前形势需要的一切措施。”署名者还是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

当晚12点,希姆莱在6名武装党卫队军官的陪同下来到普伦,邓尼茨的副官接待了随从们。海军司令和盖世太保头子在办公室里单独见面。邓尼茨递给希姆莱一把椅子,自己则在写字台后坐下来。事先,邓尼茨在写字台上放了一把打开保险的手枪,上面用纸盖着,随时准备开枪射击,以应对希姆莱面对希特勒遗嘱可能爆发的过激反应。

   4月15日,爱娃·勃劳恩来到柏林与希特勒相会。她做他的情妇已有12年了。希特勒对这个脾气随和的女人非常喜爱,但总是不让她露面,不让她到他分设各地的大本营去,而这位纳粹领袖在战争年代大部分时间是在大本营度过的,甚至极少允许她到柏林来。她总是幽居在上萨尔斯堡的伯格霍夫,消磨时光的方法是游泳、滑雪、读廉价小说、看无聊电影,和没完没了的打扮,为了那远离的情人而憔悴。

对于这个任命,邓尼茨感到非常意外,从1944年7月20日以来他仅在公众场合与希特勒谈过话。希特勒从来没有向邓尼茨暗示过考虑让他做继承人。邓尼茨也从未从其他方面得到这方面的暗示。在邓尼茨看来,没有任何一个纳粹首脑人物会猜到这一点。虽然大家都明白,戈林已不可能成为希特勒的继承人。但希姆莱却在四处活动,企图代替戈林的位置。

邓尼茨把电报递给希姆莱,并注视着希姆莱的表情。希姆莱震惊不已,并且露出惊慌的神色,脸色变得煞白。读完电报后,希姆莱起身鞠了个躬,对邓尼茨说:“请让我在您的国家里当第二号人物吧!”邓尼茨告诉他,办不到,自己用不着他。

   她出身于中下层家庭,父母是巴伐利亚人。纵然希特勒是国家元首,她的双亲当初坚决反对她与他的暧昧关系。她曾在海因里希·霍夫曼在慕尼黑开设的照像馆工作,霍夫曼将她介绍给希特勒。这件事是在吉莉·拉包尔自杀以后一二年发生的。希特勒的这个外甥女曾经是 他一生中热恋的对象。爱娃·勃劳恩看来也常常被她的爱人逼得要发狂,虽然她的情况与吉莉·拉包尔有所不同。爱娃住在希特勒阿尔卑斯山别墅的一套房间里,但因为不能忍受长期别离之苦,她在他们相识后的最初几年曾两度要想自杀。但是她渐渐地习惯于那令人沮丧的既非妻子、也非情妇的暧昧身份,满足于做一个"伟大人物"的忠实女伴,尽量享受极为难得的共同在一起的时光。

不过,邓尼茨还是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任命。当时他以为,希特勒是想要一个军人来统一领导,结束混乱,然后无条件投降。

在明白了邓尼茨的意思后,希姆莱在凌晨1时告辞。邓尼茨松了一口气,不管希姆莱背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对举动,起码两人没有当场翻脸。

   她现在下了决心要同希特勒死在一道。她同戈培尔夫妇一样,不愿意生活在一个没有阿道夫·希特勒的德国里。爱娃·勃劳恩头脑简单,在思想上对希特勒可以说毫无影响,这也许就是他愿意跟她在一起而不愿同一位聪明的女人在一起的原因。但是很显然,希特勒对她的影响却是全面的,深刻的。

邓尼茨授权,德国无条件投降

5月1日晨,邓尼茨又收到马丁·鲍曼的电报,电报说:“遗嘱已生效”。邓尼茨通过这句话推断希特勒已经身亡,当时他还不相信希特勒会自杀,以为希特勒是在柏林保卫战阵亡了。

   4月20日是希特勒的生日,也是迅速崩溃的各个战线进一步遭受灾难的一天。所有纳粹头目戈林、戈培尔、希姆莱和里宾特洛甫都在座。此外还有仍然活着的将军们,如邓尼茨、凯特尔和约德尔等。他们向"元首"祝贺生日。

此时,对邓尼茨这个新领袖的权威最具挑战的是希姆莱。希姆莱掌握着警察、党卫队、盖世太保等权力工具,邓尼茨则除了在军队的威望以外,什么都没有。希姆莱会心甘情愿地接受邓尼茨的领导吗?邓尼茨心里也没谱。邓尼茨让副官给希姆莱打电话,请希姆莱到普伦来一趟。希姆莱在电话里拒绝了副官的邀请,邓尼茨亲自给希姆莱打电话,希姆莱答应了。

在希特勒的遗嘱上,邓尼茨的身份是帝国总统和武装部队总司令,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是政府总理,由于戈培尔在5月1日自杀,邓尼茨成为行将崩溃的第三帝国唯一的代表。他希望和西方达成单方面的停战,但遭到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拒绝。5月7日,邓尼茨授权弗里德堡、凯特尔、史托普三名来自海陆空三军的将领在柏林签署无条件投降书。

   尽管情况不妙,"元首"并非特别沮丧。他仍然相信"俄国人在柏林城下要遭到最惨重的失败"。将军们比他更了解情况,都劝他离开柏林到南方去。他们解释说,一两天苏军就要把通往南方的最后逃生之路切断了。希特勒迟疑不决。最后在将军们的敦促之下,同意建立南方和北方两个分开的司令部。当天夜里,大批人员撤离柏林。希特勒最信任的两个老部下戈林和希姆莱也走了。戈林所带领的汽车大队,满载着他的豪华公馆运出的金银财宝。这两个纳粹头目在离开柏林时,都相信他们的领袖死期快到,都相信自己将是继承人。

当晚12点,希姆莱在6名武装党卫队军官的陪同下来到普伦,邓尼茨的副官接待了随从们。海军司令和盖世太保头子在办公室里单独见面。邓尼茨递给希姆莱一把椅子,自己则在写字台后坐下来。事先,邓尼茨在写字台上放了一把打开保险的手枪,上面用纸盖着,随时准备开枪射击,以应对希姆莱面对希特勒遗嘱可能爆发的过激反应。

希特勒看中他的忠心

   但是希特勒却没有死心。在生日的第二天,他下令给党卫队将军菲里克斯·施坦因纳,叫他向柏林南郊的苏军发动全面反攻。柏林地区的所有一兵一卒,包括空军中的地面部队全部投入战斗。"所有按兵不动的司令官"希特勒向留守柏林指挥空军的科勒将军喊道,"都要在五小时内被处决。你自己也必须拿你的脑袋保证最后一个人也要投入战斗。"

邓尼茨把电报递给希姆莱,并注视着希姆莱的表情。希姆莱震惊不已,并且露出惊慌的神色,脸色变得煞白。读完电报后,希姆莱起身鞠了个躬,对邓尼茨说:“请让我在您的国家里当第二号人物吧!”邓尼茨告诉他,办不到,自己用不着他。

本来,按照丘吉尔的意思,邓尼茨这个新总统和他组建的临时政府是可以被承认的,然而苏联人对此不满。5月23日,邓尼茨和临时政府的成员们被逮捕,一位美国将军问邓尼茨还有什么话要说,邓尼茨说:“每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之星,转载请注明出处:群狼之首,希特勒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