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傅雷著译全书

  他的译作达34部之多,其中多是法国文豪巴尔扎克和罗曼·罗兰的名著。煌煌15卷《傅雷译文集》,洋洋五百余万言,成为中国翻译史上空前的伟构。他的译笔“行文流畅,用字丰富,色彩变化”,文字如行云流水,朗朗上口,清丽可诵,堪称我国翻译的典范。

图片 1

图片 2

  傅雷是美术批评家。钱钟书曾注意到,傅雷的名片自署“美术批评家”,而不是翻译家。1927年他自费赴法国留学,主攻西方艺术史,24岁就译出了《罗丹艺术论》这样不朽的名著。26岁的傅雷在“上海美专”讲课时,写出了《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这样的大作,他不单是分析了一些绘画、雕塑名作,更触及了哲学、文学、音乐、社会经济和历史背景等等,其知识之渊博,议论之宏富,即使在今天,也足令美术史家效法。对于美术批评,傅雷不但热情依然,而且独具慧眼。 1944年,傅雷为80岁的大画家黄宾虹举办首次个人画展,此前黄老无所知名。是傅雷第一个把他的艺术价值挖掘出来公诸世间的:“以我数十年看画的水平来说:近代名家除白石宾虹二公外,余皆欺世盗名……我认为在综合方面,石涛以后,宾翁一人而已。”

4月7日下午,纪念傅雷诞辰110周年——《傅雷著译全书》首发式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举行。 王笈 摄

在二十世纪这个学者名家辈出的璀璨的大时代,翻译家、艺术史学者傅雷以其独到的艺术见解、人生信仰以及丰硕成果,个性迥异地闪烁其中。

  傅雷是音乐鉴赏家,早在20岁的时候,他就受罗曼-罗兰的影响,热爱音乐。在《傅雷家书》里,人们可以领略到傅雷对音乐史上众多大师的精彩评论;在《贝多芬传》里,人们看到傅雷如何用自己的笔与贝多芬心灵相通,在与命运的搏斗中彼此呼应。

上海4月7日电 为纪念中国当代著名翻译家傅雷诞辰110周年,由上海远东出版社出版的《傅雷著译全书》7日在上海首发。全书共计26卷、逾700万字,收录了傅雷的全部译作和著作,是迄今为止傅雷译著的最全合集。

结合傅雷先生精于鉴赏、善于翻译又悉心教育的诸多闪光之处,上海书画出版社近日将其译著的各种艺术书籍,集于一炉,推出《傅雷谈艺系列》,包括《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艺术哲学》《罗丹艺术论》《英国绘画》四种。

  傅雷是艺术理论家。他译丹纳的《学术哲学》,尤其是为儿子抄录《希腊的雕塑》并加笺注,可窥其理论修养之高深。许多学者公认《傅雷家书》乃艺术学徒最好的修养读物,其中在《音乐笔记》部分,人们陡然认识到最飘逸的古典之美的精神内涵。傅雷致罗新璋论翻译的信札,表现出非常深刻的译学观点。

傅雷早年留学法国,归国后投身文学翻译,此后一生都勤奋译著,翻译了法、英、美等国著名作家的作品30多部,形成了“傅雷体华文语言”。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经傅雷译介到中国,影响广泛而深远。

傅雷像及其手札膜拜一个丰盈生动的灵魂。

  傅雷又是散文家。他的《法行通信》计有15篇,每篇通信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母亲、对亲友、对祖国的眷恋之情。今天人们很难想象,这些优秀的游记会出自一个19岁的游子之手。更不用说《傅雷家书》中的语言、境界、思想、逻辑、艺术修养等等,是一切优秀散文所共同追求的。

“在中国的翻译史上,傅雷是公认的巴尔扎克的权威。在傅雷翻译的30多部作品中,有十几部都是巴尔扎克的作品,其中,巴尔扎克的代表作《高老头》等已经成为中国翻译史上的经典之作。”傅译研究专家金圣华说,“我们要让傅雷一生致力于弘扬中国文化、沟通中西文化交流的志业能永远流传下去,延绵不绝。”

茫茫人海,知音难觅。黄宾虹,近现代最有影响力的中国画大家之一,其作品是当今艺术拍卖界热捧的宠儿。然而1943年前,真正识得黄宾虹画者较少,其作成交价格也偏低。那么,谁是黄宾虹的知音,让他非凡的艺术价值展现在世人眼前?

  ……

据了解,此次出版的《傅雷著译全书》以《傅雷译文集》《傅雷文集》《傅雷全集》为蓝本,收录了傅雷的全部译作和著作,包括有关小说、传记、艺术、政论等译作36部、译文26篇。全书收录的著作中,除了著名的《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和《贝多芬的作品及其精神》,还有涉及文学、美术、音乐、政论等文章136篇,以及家书251通和致友人书289通。

回答是:傅雷。

  不!不!傅雷不止这些。傅雷远不止这些!

“巴尔扎克和罗曼·罗兰是傅雷倾注心力最多,也是由于他的翻译而产生巨大影响的两位作家,全书分别出了10卷和5卷,各卷力求保持原译的本来面目,以存其真。”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远东出版社总经理曹建告诉记者,“《傅雷著译全书》出版过程中,从事傅雷研究的学者、专家们给予了大力支持。祝愿傅雷的著译作品和翻译精神乘新时代的春风,流芳百世。”

傅雷作为一个眼光敏锐,见解独到的美术评论家,殊途同归的艺术观念、美学追求,让他与黄宾虹发现了彼此。随后,经傅雷的精心策划推广,黄宾虹八轶诞辰书画展览会在上海成功举办,展出作品163件,获得了极大的社会认可和良好的经济效应。高山流水,黄宾虹与傅雷结成忘年之交,成为一段艺术界的佳话。

  傅雷有一颗赤子之心。《傅雷家书》最本质的思想就是这“赤子之心”,他永远用脑在思想,用心在感受,他整个的人像“水晶一样透明”。傅雷说:“艺术家最需要的,除了理智以外,还有一个‘爱’字。”

目前可见的第一通傅雷致黄宾虹手札

  他走了,带着他的爱妻朱梅馥。1966年9月3日凌晨,在上海自己的宿舍。他们离开人世的时分还是那样认真!现场布置周到,不惊动保姆,遗书对后事一一交代得极清楚。但没有惊天动地的誓言,甚至没有怨恨!只有那个时代流行的词汇“英明的”、“伟大的”,一些琐碎财物处理,还有“告别至亲骨肉”的凄凉。

《春》局部之春神的脸庞

  一个吸吮着贝多芬战斗精神的傅雷去了!这怎么可能?也许他更像莫扎特吧?他说过,中国古典文化里本来就有莫扎特。他受着恶魔的鞭打,却没有怨言;他受着苦难的煎熬,却吟着温馨甘美的乐句……

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多夫》、伏尔泰的《老实人》这些富有哲理的经典法国文学名作,是谁将他们用优美的中国文字带到了我们的阅读视野之中?

回答还是:傅雷。《约翰克里斯多夫》为我们讲述了一个艺术家,含有丰满无比的生命力、颠扑不破、再接再厉地向着圆满无缺的前途迈进的一生。傅雷以一句极富于音乐意味的、包藏无限生机的江声浩荡开篇,以信达雅的翻译准则,在中文世界展现了法国文学的精神内在。

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先知之《先知库迈》

傅聪,当代著名钢琴家,在国际音乐舞台上享有钢琴诗人之美名,又是谁养育教导了这位享誉国内外的音乐大师呢?

傅雷写给傅聪的信

回答依然是:傅雷。历时12年,通信数百封的《傅雷家书》是傅雷夫妇在1954年到1966年间写给傅聪和儿媳弥拉的家信,贯穿着傅聪出国学习、演奏成名到结婚生子的成长经历,从艺术学习、人生修养各方面给予傅聪无微不至的关怀,父爱至深。能和孩子保持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共同丰富彼此的世界,是身为父亲的幸福,也是作为教育家的成功。

〔意大利〕贝尔尼尼 圣彼得宝座

于是乎,我们惊叹,在二十世纪这个才子佳人、学者名家辈出的璀璨的大时代,傅雷以其独到的艺术见解、人生信仰以及丰硕成果,个性迥异地闪烁其中,不受任何其他光芒的掩盖。他精于艺术鉴赏品评,在芸芸众生中慧眼识出黄宾虹的高妙;他醉心法国文学翻译,将众多的法国文学、艺术名作带给了广大的中国读者;他悉心教导孩子,以十几年不间断的家书,给孩子讲解人生观、艺术观,使《傅雷家书》成为几十年来中国父母教育子女的最佳示范教材。

〔德〕鲁本斯 《劫夺欧罗巴》

那么,结合傅雷先生精于鉴赏、善于翻译又悉心教育的诸多闪光之处,上海书画出版社将他译著的各种艺术书籍,集于一炉,推出《傅雷谈艺系列》,包括《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艺术哲学》《罗丹艺术论》《英国绘画》四种。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之窗,转载请注明出处:傅雷家书,傅雷著译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