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词全集,似水流年

雅俗熙熙物熊妍。忍负芳年。笑筵歌连席连昏昼,任旗亭、斗酒十千。赏心何处好,惟有尊前。

上一章(3)痕迹

布布突然想到了自己,也就是两年前那场车祸,当她不得不躺在床上的时候,有同学要来看她,她强烈的自尊不想让她们看到她当时狼狈的样子,她想见的人是熙熙!是啊,当她觉得难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人,也是熙熙!就像她现在想到了自己一样。她觉得这么多年的姐妹了,她一定会来看她的,就看一眼,说几句知心的话就好。可是,唯独她,布布心心念念的姐姐却都不肯来看她一眼。

玉[土戚]金阶舞舜干。朝野多欢。九衢三市风光丽,正万家、急管繁弦。凤楼临绮陌,嘉气非烟。

(4)目标

文 / 熙卉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 1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一段感情不是让你感觉开心,不是让你感觉成长了,那这段感情终究是失败的。除非你想一生毫无作为,甘于沉沦于蜜罐似的感情,那你可以选择和自己的另一半你你我我,别无他人。

熙熙回想三年前的一天,回顾过去,不禁害怕那个时候的自己。一个人,一首歌,一本言情小说,好像世界只有自己,这种日子固然美好,但是熙熙却没有得到快速的成长。周围的同学有的是老师的掌中宝——学霸;有的是生意精,早早的就开始了自己的生意生涯;有的是富二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们,哪怕玩世不恭,似乎也有了后路,当然,这条后路明显是没有买保险的。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转眼自我,熙熙有的是自我的小世界和无尽的幻想。学霸貌似和自己沾不上边,一个学习成绩平平的自己,还谈不上学霸,当然也不是学渣。生意头脑?好像熙熙从小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胆子小的和老鼠一样的她,又哪里敢去做生意呢?富二代这个词,离熙熙就更远了,如果熙熙的家庭没有几年前的那场变故,想必熙熙还有可能和现在这个词有关联,不过现在,熙熙离这个词相隔十万八千里。

人生难道就这样吗,一生平平淡淡?虽然经常听老人说平平淡淡才是真,可是20岁的年纪,熙熙又如何甘于平淡呢?

阿坤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熙熙见到阿坤的时候,阿坤总在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去参加学生会的各项工作;熙熙听见别人说阿坤的时候,都总是夸奖。熙熙被阿坤的精神感动,他也许不是熙熙的完美爱人,却是熙熙的催化剂。催化熙熙的人生,不是让熙熙被催化得短命。而是使得熙熙更加明确自己的目标,更加努力地去生活,不是得过且过,而是拼命地往前爬。

熙熙答应阿坤,要一起定一些共同的目标。

熙熙和阿坤一起撰文:阿坤擅长写作,熙熙善于煽情。虽然熙熙跟着阿坤的脚步一起写作会拖后腿,但是想必阿坤会感觉很幸福,而不是嫌弃吧。开始他们不是写很难的长篇小说,而是选择较为简单的日更小短文的模式,这样一来,熙熙的文笔得到了提升,而且也勉励了自己日日重复一件事,使自己的生活更加的规律。

熙熙和阿坤一起旅游:熙熙想看遍大好河山,赏遍人间美景。熙熙很喜欢游山玩水,阿坤很喜欢熙熙。他们说好,携手共进,阅遍山山水水,尝尽人间辛酸。前段时间熙熙和阿坤去了镇远,过程诸多不易,可是每每这个时候,熙熙更加坚定要和阿坤走下去,一起丰富自己的阅历,开拓自己的视野。

熙熙和阿坤一起锻炼身体:阿坤每天50个俯卧撑,熙熙每天50个仰卧起坐等。监督的方式比较特别——视频(异地恋)。日复一日,不断磨练了自己的意志,也使得身体更加健康。对很多人来说,这点运动量很少,但是,每日坚持,也不见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熙熙和阿坤一起……

熙熙有了阿坤,生活变得更加规律,也更加独立(精神上的),不仅是上文所述,还有很多点点滴滴。阿坤有了熙熙,有了熙熙的笑和关心,生活的前方才能看到希望。

一段感情,若是长久时,必是相互促成,一起成长的。希望熙熙在这段感情中变得更加完美;但愿阿坤在这段感情中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知生活之不易,享人间之美好。

下一章(5)元宵佳节

“那好吧,我也把我做的卷子给你带过去。”

熙熙是专门来换书的啊?她怎么会忘呢?

熙熙打电话来说,她要结婚了。和那个为之借钱的人,那个她一直说着并不爱的男人。她说,她已经亲手杀死过一个小生命,可这次,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她想做一个母亲,她坚决要留下这个孩子,她庆幸她上次吃药没有留下什么毛病还能生孩子,还有幸能做一位母亲。她以前一直都很讨厌孩子的。母性就这样改变了一个女人。

熙熙,你隐瞒真实分数我可以理解,我不怪你,你是为了自我保护,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买书耍我啊?我又做错了什么?我也没有挡你的路啊?我们不是竞争对手吧?难道你就是怕我考得比你好才这样做的吗?

后来在一次熙熙和布布聊天中,熙熙大概无意中说漏了嘴,她说到了那次考试,只是她说她考的是另一个分数,比她之前说的低了十几分,比自己的分数还低。

“你别买了,我看得差不多了,我再看一周,给你拿过去吧!”熙熙十分诚恳地说。

可是如今,她求到了自己。去还是不去?如果不去,她怎么办?如果去,自己是不是很傻?

(一)

挂掉电话,布布心里一阵翻腾,她突然想起了忘书的事情,答应完了之后心里确是别扭的。是之前布布跟熙熙说,她每月拿出一部分钱零存整取,她真的没想到熙熙连房子都买了的人还能惦记上她这几个钱。包工程这千把块钱能顶什么用啊?你现在这么急着借钱,如果你还不上呢?那时候,布布刚刚工作不久,根本没啥存款,而熙熙却已工作好几年了,布布前几天有事刚刚花了两千多。布布暗自思忖:自己留一千块钱够花吗?她怎么就只想着自己,不为我着想就算了,还来安排我的钱怎么分配?如果我一时有急事,那我就只能跟家里人借钱了。最主要的不是这个,我也可以两肋插刀,可是你之前又是怎么对我的呢?想起了熙熙之前忘记带书的事情,再加上熙熙现在这样的自私,布布感觉更心寒了。

“你要用,我回去给你取。”

后来,熙熙和那个男友分了,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布布才知道,在她生病的时候,熙熙姐并没有去外地,可是她并没有打算看望她。

(三)

“不会吧?大概你月经不调了呢?”

“我怀孕了。我得跟他结婚。他要包工程,需要钱,我保证过一个月就还你,反正你也不用。”

“不用了。”

在布布心里,对于熙熙,自己是一个可以随叫随到的人,因为布布既能为熙熙保守秘密,也能为她全心全意地付出,熙熙也深信不疑。可是轮到了布布自己出事,熙熙却并没有……

“不用,买一本也没多少钱!多麻烦啊!”

直到能测出结果的时候,熙熙又来了电话:“我真的怀孕了!我得把她做掉!”

熙熙比布布大4岁,是孩子头儿。布布不爱说话,那些女孩子都爱欺负她,因为她是后来的。比如玩一个游戏,她们常常故意不带她,带着她,也故意气她,直到她哭为止。只有熙熙对她爱护有加,也因此,别的孩子也就不再那么欺负她了,但凡谁想起个刺,熙熙也会向着布布说句话,大家就不了了之了。那个时候起,布布心里就已经把熙熙当作了姐姐,布布一直认为熙熙是她最好的朋友。

第二天,布布打电话给熙熙说:“我的存折夹在上次考试的书里了。就放父母那了。他们知道我存不住钱,帮我存着了。”

熙熙人长得漂亮,追她的人不在少数,漂亮的女生,尤其有楚楚可怜的样子,异性缘自然是不会差吧?

一个月后,考试成绩也出来了,因为那本书没买,没有看例题,考得很低。尽管另一科目高一些,平均分就拉下来了。

熙熙结婚时,布布还是去了。熙熙那天化了淡妆,挺漂亮的。布布望着她和人打着招呼,还是希望她能幸福。其实就是女方简单地摆了几桌酒席,证明她结婚了,其实她和那个男人连结婚证都没有扯。

她记得小时候,熙熙总给她讲故事,陪伴她度过了童年和少年的时光,及至青年,她们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生又有多少个三十几年呢?那么多的岁月都难以抹去她的痕迹,无论好的,坏的,温馨的,伤心的,都是她给的回忆,是别人替代不了的回忆。

“多不方便啊?你还要坐车过来,我还是自己买吧!”

熙熙说她也考了和布布同样的分数。她们谁都没考上。

“你怎么这么傻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文学波舟,转载请注明出处:柳永词全集,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