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毒越好,梦里花落知多少

看丫那狗鸡巴脸,好像老子嫖她不付钱似的滚回你妈阴道里当肉瘤算了当年你爸怎么没把你射墙上啊

一 闻婧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床上睡得格外欢畅,左翻右跳地穷伸懒腰,觉得我的床就是全世界。其实我的床也的确很大。我只有两个爱好,看电影和睡觉,如果有人在我累得要死的时候还不让我睡觉那还不如一刀砍死我,那样我一定心存感激。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把床弄得往死里舒服,我曾经告诉我妈我哪天嫁人了我也得把这床给背过去。 所以闻婧的电话让我觉得特郁闷。在被她电话打碎的那个梦境里面我拿着个小洗脸盆站在空旷的大地上,天上像下雨一样哗啦啦往下直掉钱,我正在下面接钱接得不亦乐乎。所以感觉上如同闻婧阻了我财路一样。 我接起电话对她说,你丫个祸害,又阻止我挣钱。 怎么着,又写东西呢,我的文学小青年。 我是个写东西的,没错,运气好歪打正着地出了几本书,为这个闻婧没少嘲笑我,这年头文学青年似乎比处女还让人觉得稀罕。 我没搭理她,我说,有什么事儿你说,废话完了我接茬睡。 你已经胖得跟猪似的了你还要弄得习性也跟过去啊。现下是下午五点你说你这叫睡午觉还是叫睡什么? 你丫废话怎么那么多,有什么事儿你赶紧说。 没事儿,就找你出来吃饭,三十分钟后我到你楼下接你。 起床,洗澡,梳妆打扮,大学里长期的住宿生活把我弄得雷厉风行如同新兵连刚训练出来的女兵。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闻婧居然说了句真话,我是胖得跟猪似的。看来像我这样没日没夜地睡下去多睡出个三五十斤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临出门的时候我又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又瘦了,我突然就乐了,敢情我是睡得浮肿了。 我到了楼下闻婧还没有来,我乐得悠闲看我们社区的大妈刚贴出来的写着全国各地劳模事迹的报纸,某某某又从天台救下一小孩儿,某某某又热心地为群众清理下水道分文不取,我就在琢磨这种事儿天南地北层出不穷而我身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上个月下水道堵了,倒是有一个清理工人又热心又耐心,对待群众像春风一样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怎么能不笑呢,每家住户给他五十块钱把他嘴都乐歪了。 正看着报纸闻婧打车过来了,大老远没听见车的声音倒听见她的声音这可真是本事。车子停在我旁边闻婧打开车门眼珠子甩都没甩我一下就光蹦出俩字儿“上车”,然后接茬同司机师傅狂侃。上车后我对那位的哥说,怎么着师傅,您是她亲戚呢?的哥蛮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哪儿能啊,小姑娘能侃。 这我倒没意见。闻婧走哪儿都一话篓子。闻婧她妈当初给她起名儿的时候就指望着她能文静点,结果天不遂人愿。不过我倒是特别喜欢这种女孩子,有什么说什么。我特怕那种半天都说不出话没事儿就冲着你笑的阴气沉沉的人,那笑阴得能把你膝盖的风湿痛给勾出来。 不过在外表上我和闻婧都长得根正苗红,扔人堆儿里那绝对俩天天向上的好青年,我们要是装淑女那叫一装一个准。不过本不是安静的处子,生下来就俩脱兔。用顾小北的话来说就是男生一见我们的照片就会想入非非,而见了本人立马就会想当初为什么会想入非非。闻婧还特讨厌做作的女生,开始的时候她一见着做作的人总是说,小样儿你装什么文静啊,后来觉得和自己名字沾亲带故的就改口说,小样儿你装什么处女啊。好象在她的眼中女人就分两种,处女和非处女。从那之后再没女生在我俩面前做作。不过闻婧这次也栽过一回,上次和她爸去一饭局,在大堂见一个女的特做作,她就来劲了,说,长得就一副抢银行的脸还翘个兰花指扮处女,小样儿我见着就恶心。那女的立马脸拉得比什么都长,而更不幸的是她跑去告诉了她爸,而她爸就是当天饭局买单的人。为这事闻婧她爸停了她一个月的银子。平时毛手毛脚惯了的闻婧怎么可能有存款,被训斥的第二天闻婧立马跑到我跟前诉苦,义愤填膺的。到最后闻婧说,她丫就知道叫老子出来撑腰,没劲,我俩就不是这种人。我一听苗头不对刚想说什么她的最后一句话就砸过来了,她说,林岚这个月我就靠你了。我一听当时眼睛都黑了,我想我看中的那把网球拍估计是不能买了,说不定还得搭两件衣服进去。后来闻婧真就轰轰烈烈地刮了我一个月。 我曾经问过闻婧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装淑女,闻婧说因为好装呗。我不耻下问问怎么装。闻婧说,你只要把该说我的地方全说成人家,那么一切好办。

“巴果,我回来了”巴果从阳台越过来,冲我摇尾巴。丫的,还学会跑阳台上去了,不会是到了发情时期了吧。我神情严肃的盯着巴果,它把爪子搭到我身上,用脑袋蹭我。还学会撒娇了,你平时不是很傲娇的吗?有情况,绝对有情况。我坏笑着走向阳台,心里盘算着巴果不会已经在阳台产子了吧。

你爸妈造你的时候是不是把姿势摆错了啊~你非主流,你全家都非主流,你妈花袜子,你爸锡纸头他们怎么能管你叫猪呢?这太不像话了!总不能人家长的像什么就叫人家什么吧!怎么能说你长得像猪呢?那是侮辱了猪。不要以为你是个VIP,你不是V,更不是I,你顶多就当个P!动物穿这衣服都变人了,你丫一穿上立马就变动物

也怪我,平时都想着解决自己单身问题的事了,忘记巴果也会有情感上的问题需要解决了。看到阳台上那一幕,我是有点后悔的,后悔我自己以小人之心度狗腹,阳台上的是一件林枫的旧上衣。这丫的,还挺念旧情的,林枫都离开这么久了,依然对他念念不忘。林峰这混蛋,也不知道买点好吃的看看巴果,当然主要是希望来看我。想到这里触及情伤我很难过,开始想要胖揍一顿巴果的心思也没有了,丫的,不光巴果想,我也开始想林枫了。如果再见到他,一定要强吻他,也不枉我偷偷喜欢了他这么多年。我陈大壮,这些年做过最窝囊和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林枫这个王八蛋。

对本身胖但却不肯承认自己胖的人说“嘿~你的半个后臀尖够一家老小从初一吃到十五的~”你一死,猪肉就将出现短暂的降价,然后就是我们都吃不上猪肉了。从小就是流氓,你妈刚生你出来,你都不忘回头要看一眼老子左勾拳右勾拳勾出你妈阴道炎。老子上勾拳下勾拳勾出你妈气管A:我咒你老婆不是处女! ,B:我祝你老婆永远是处女~男:吵不赢你,你们女的两张嘴 女:我们两张嘴也比不过你呀,你一张嘴还加个“麦克风”

当初在中学的时候,我已经很有名气了,提起陈潇潇可能有人不知道,陈潇潇是我的原名,为了能在学校周围吃得开,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特别霸气的名字,陈大壮。提起陈大壮,小姑娘们都要躲一躲,小男生的汗毛也要抖一抖。和几个一起混的男生,掀起过女生的裙角,抢过男生的早餐,总之在其他人眼里,陈大壮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十恶不赦应该被千刀万剐的坏蛋。爹不疼娘不爱,连老师都懒得管任由我自甘堕落。林枫和我同在一个小区,我是人人喊打,做了坏事第一个就想到我,林枫是人人夸赞的别人家的孩子。为这事儿,小时候我妈没少训我。

后来我爸出轨,我妈再婚,总算是没人管我了。我妈再婚那天,我本来是想去剪一个寸头,然后浑身绑满炸弹,冲进去和他们同归于尽,结束这个在我眼里十分荒谬的世界。可是林峰这个王八蛋,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了,在我妈决定花童是她再婚老公王八的女儿之后,我的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了。当然,我妈的再婚对象不叫王八,姓王,只是我当时太讨厌他了,就把他想象成一只臭王八。林枫这丫的,在我气冲冲的走向理发店之前,。就从半路劫持了我。

“陈大壮,你他妈的可千万别想不开啊,你得为你妈想想,你爸都再婚了,你妈也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更何况,你这样就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了。别人都没有,你多牛掰啊,专属陈大壮的牛掰。”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娱乐网站发布于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越毒越好,梦里花落知多少